Jesus Taiwan

Orthodox/Hebrews

From 耶穌台灣

肥利孟 新遺詔聖經
默示錄

宗徒葩韋人書

第一章

昔天主以多方託先知屢諭我祖、今此末日、諭我託其子、 乃以嗣萬業所立、世界以之肇造者、 厥子、原天主光映照、及本體肖像、以全能言覆載萬物、旣以己凈我罪、乃於天坐顯赫臺右、 彼尊超諸天神、較以彼得名超於天神之名可知、 蓋天主曾對何天神言曰、爾乃我子、今日生爾、繼復曰、吾必為其父、彼必為我子、 又導其冡子入世、則命曰、天神悉當拜之、 論及天神則曰、其以天神為風、以其役為火燄、 論及子則曰、主宰歟、爾寶位永世靡旣、爾國柄乃義柄、 爾好義而惡惡、故主宰歟、爾主以喜悅之膏膏爾、較賜爾侣為多、 又曰、主歟、爾原始肇基乎地、天亦爾手造功、 十一彼終息滅、惟爾仍存、彼必敝如衣服然、 十二爾以之如衣卷置之、彼亦必更易、惟爾依然不變、爾夀無疆、 十三且天主曾對何天神曰、坐我右、迨我置爾仇為足凳、 十四彼天神非皆執事神、奉遣特事凡將得救之人乎、

第二章

故吾儕尤宜詳思所聞道、恐或見遺、 蓋藉天神傳之言實堅、致諸犯逆事、無不遭應得譴、 今我儕輕棄如此救贖道、焉能逭、况斯道始主自言、後親聆者、徵明於我儕、 天主且以奇蹟異事諸異能、曁依己志、分賜聖神明證之、 因前所言來世、天主非以之付天神治理、 然或有證於經曰、夫人伊誰、爾垂念之、人子為誰、爾眷顧之、 爾使人子稍遜天神、加以尊榮、任以督所造諸物、 服萬物於其足下云、旣言萬物服其下、則物無不服、第及今我尚未見萬物服之、 惟見伊伊穌緣其受死、而加尊榮、伊稍遜天神、為賴天主恩、能代衆死、 夫萬物所本所歸之主、欲導引衆子享榮必宜經苦難、為伊儕救世帥、而成全之、 十一蓋成聖者與受聖者、同源於一、故伊稱之若弟兄、不以為恥、 十二曰、吾播父名於弟兄閒、頌爾於會中、 十三又曰、吾將望伊、又曰、吾與天主所賜衆子俱在此、 十四因衆子有血肉、伊亦藉之、欲以死廢有死之權、卽魔、 十五且可釋彼平生畏死而屈服者、 十六伊伊穌所藉、非天神、乃精血、 十七故一切宜肖弟兄、而為矜恤忠信司祭首、敬事天主、以憐憫罪民、 十八彼旣歷盡試、自能助凡受試者、

第三章

是以聖弟兄、共蒙召者、宜悉心詳思、伊伊穌乃奉主命欽使、及吾教宗司祭首、 彼盡忠於命之者、猶摩伊些盡忠於天主全家、 摩伊些其分尊、猶築室者尊於其室、 蓋室必有締造者、而締造萬有、悉屬天主、 摩伊些忠於天主全家、如服役、無非傳所應傳之命、 、則如子掌其家、其家卽我儕、惟冀望心毅然自詡者、至終固守為要、 故如聖神云爾今適聆其音、 毋剛愎乃心、猶昔抗拒野試日、 乃爾祖曾試我探我、並歷四十載、視我行事之所、 故我觸憾彼世、曰、厥心恆謬、未經識我途、 十一我則怒誓曰、彼永弗得入享吾安息、 十二弟兄詳愼之、毋存惡及不忠之心、以免違永生主、 十三乘有今日之可稱、宜及時相勉、恐或有惑於罪誘之甘、而剛愎自用者、 十四因我儕係毅然至終固守教範者、已體合十五乃乘可稱為今之日、適聆其音、毋剛愎乃心、如昔抗拒時、 十六因聆之中有剛愎者、然摩伊些所攜出耶伊人、非盡抗拒、 十七夫天主於四十載中、觸憾者為誰、伊非犯罪而暴骨於野者乎、 十八且主曾誓弗得入享其安息者係誰、伊非不服者乎、 十九可見彼弗得入享、特因不信故、

第四章

是以我儕宜自詳愼、恐主許我入享安息時尚存、爾中有遲緩不及者、 蓋其許傳於我儕、亦如古人然、奈彼聞之言於伊無益、緣其未參加和誠信、 得入享安息域、惟我已信者、誠依主曰、我怒誓伊等、弗得入享安息云、雖然自奠地基時、其功皆成、 因於經論第七日云、天主至第七日、畢其事而安息、 又此處亦云、其不得入享吾安息、 是以因有人尚克入享此安息、其在先聞此安息召者、緣愎逆未得入享、 天主乃更立一日、於歷多年後、藉達微口謂如前云、今適聆其音、毋剛愎乃心、 儻昔伊伊穌那英、曾導民入安息、則此後天主必不復言異日、 可見天主民、必別有安息、 因凡入主安息後、其事畢享安、如天主畢己事然、 十一故宜黽勉入享其安息、恐蹈剛愎故轍、 十二蓋天主聖言、活潑有力、其效銛於劍鋒、凡神靈肢節骨髓肯綮處、無不剖而入之、且心之所覺所思、無不審斷、 十三萬物中無一能隱於彼者、俱顯露其目前、就彼覆命、 十四是以我儕旣有大司祭首、卽天主子伊伊穌、閱歷諸天者則宜固守吾教宗、 十五蓋吾司祭首、非不能體恤吾荏弱者、彼於罪外、諸事無不歷、亦如我然、 十六故宜毅然至獲恩寵臺前、為得矜恤、蒙恩寵、適合機宜以助、

第五章

凡司祭首、由衆人中、為衆立、以事天主、乃為罪獻禮物與祭祀、 必能體恤愚昧迷惘衆、因本身亦服荏弱、 是以彼宜獻免罪祭、為民亦為己、 且人無能自任此尊職、惟俟天主徵辟如阿阿隆然、 、亦未自任司祭首榮職、尊之者、乃曾言曰、爾乃吾子、今日生爾、 他章亦曰、爾永為司祭、依些曡例、 居肉體時、大聲疾呼、繼之號泣、禱於能免其死者、斯得釋己憂懼、 伊雖係子亦以遘難循習悅服、 旣成功、則為悅服己者、作得救之緣、 且得天主命、稱其為司祭首、依些曡例、 十一論及此事、我儕辭宜多、奈難剖晰、因爾懵然於聽、 十二思爾為學時久、應為人師、然今仍宜以主道始端教爾、爾尚需乳哺、非堅食、 十三凡需乳食者、係未習成義道、以伊尚為赤子、 十四至堅食、惟習成、乃精練覺悟、而能別善惡者用之、

第六章

是以姑置道之始端、而轉向成全、並不復創基、若改悔死行、信從天主、 領洗撫手、死者復活、受永審判諸道是、 然蒙主允、為此我亦願、 蓋已蒙燭明、嘗受天錫分膺聖神、 並嘗味主善言、及來世盛德、而後竟傾落者、 所不克以改悔禮復新之、是己衷復刑天主子、而顯辱之、 夫土壤屢承雨露、能生利農草、是實獲主降福、 若地叢生荊棘、則將無用、而近於被斥、終必見焚、 我雖言此、然諒爾可愛、尚愈此、於得救恩較伊邇、 蓋天主至公、必不忘爾功、及愛慕勞、乃為主名所施、卽素事聖徒、至今仍事之功、 十一我願爾衆至終失此殷勤、以堅心於望、 十二離懈惰、乃效彼以篤信恆忍、而獲所許福音、 十三昔天主許時、因無大於己者、可指之誓、乃指己誓、 十四曰、吾必以福福爾、以益益爾、 十五大祖能忍以待、故獲所許、 十六夫人必指大於己者誓、且誓使衆信克堅、論辯皆息、 十七天主欲使將嗣福業者、愈知其旨不易、故亦實之以誓、 十八為憑斯不易天主所不能食言之二事、吾儕向主者、必存慰藉甚堅、盡力以持所望、 十九乃為我靈、猶舟之錨、堅確可據、深入內至於幔後、 二十謂前驅伊伊穌、為我儕入之所、而依些曡例、為司祭首於永世、

第七章

蓋此些曡薩利王、為至上天主司祭、卽初遇戰敗諸王旋、為之降福、 大祖以己所獲、什取一以贈者、譯其名、是為義王、譯其稱薩利王、是為太平王、 其父母譜系不載、生平始終皆無考、實與天主子相似、為司祭於永世、 試思其人之尊為何若、大祖且以所獲珍奇、什取一輸之、 列微子孫涖司祭任者、依例於所有什取一於民、卽其弟兄、雖伊皆裔、 些曡、本非其族而什取一於、且降福於曾蒙天主盛許者、 夫降福者、必尊大於受福者、其理不待辯、 且此取什一者、乃屬可死之人、至彼則取什一者、聖經有據、謂伊尚在、 姑試言之、取什一之列微、乘、亦輸以什一、 些曡時、例微尚蘊於祖身、 十一若人之成全、循列微司祭職、卽可造就、因法律全在此職、則何庸另設一司祭、且依些曡例、並非依阿阿隆例、 十二緣司祭職旣易、律例亦必易、 十三因言此所指、係地族人、從無近祭臺前者、 十四蓋吾主由伊屋達派明矣、而摩伊些論此派、未遺言能任司祭職、 十五此理由依些曡、另設司祭、 十六並非按形體法、乃憑永生力、更易明、 十七因載云、爾永為司祭、依些曡例、 十八夫故律之廢、實由無益罔功、 十九因法律未曾造就人、使之成全、今增進一盡善望、致吾儕能近天主、 二十又因斯非無誓而立、 二一蓋彼立為司祭未嘗有誓、惟此有誓、因聖經指之曰、主誓不易、爾永為司祭、依些曡例、 二二伊伊穌為尤善約詔之中保、 二三且彼多相繼為司祭者、因死不能常為其職、 二四若此、則因永存、其司祭職永不易、 二五故恆能救託彼向天主諸人、且永生代為轉達、 二六為我司祭首者、實宜若此、謂盡聖、無不善、無纖垢、遠罪人、舉升天上、 二七無需類彼司祭首、日日獻祭贖罪、先為己、後為民、因伊已一次成此、以己身獻祭、 二八蓋法律所立、為司祭首中、不無荏弱者惟誓命之諭、乃法律後所發、其立子、係恆為完全者、

第八章

前所言大旨、乃吾儕有司祭首、係在天坐顯赫位右者、 為聖所執事、卽眞幄、非由人、乃主所樹、 凡立司祭首、為獻禮物及祭祀、故伊亦宜有所獻、 假使其仍居地、則不得為司祭、蓋居地司祭、惟遵法律獻禮物、 祗奉事天主影像、如主昔欲建幄時、謂摩伊些曰、爾造諸物惟愼、遵我在山示爾之模像、 至此司祭首、觀伊為尤善之約詔、係憑優許所立者之中保、其受職之尊為何等、可知、 蓋前約詔罔缺、則後約詔不必為之地、 然責其衆時曾云、主曰、時日伊邇、我與族、並伊屋達派、將另立新詔、 非若援引其祖出耶伊時、相立之約詔、緣彼不守住我約詔、我輕棄之、 越彼日、吾與族、將立之約詔是、將以我誡律、置於其慮、銘於其心、我為彼主、彼為我民、 十一彼時無需昆弟隣里相屬曰、爾宜識主、因從幼及長、人將知我、 十二我將宥其不義、不復念其罪惡云、 十三旣謂為新、則已顯前詔之為舊、蓋凡為舊為敝之物、殆將廢、

第九章

前約詔有奉事條例、曁屬地聖所、 中設有前幃、內列檠案、及陳設餅、稱為聖所、 內幔後、又有後幃、稱至聖所、 內有金鼎、包金約詔櫝、藏盛芒那金樽、與阿阿隆萌蕊杖、約詔石板、 櫝上有榮光之、覆翼蠲潔、然今不必詳言此、 器物旣備如斯、諸司祭每入前幃、以盡奉事禮、 至後幃、惟司祭首歲僅一次入、並非不帶血、為己及民愆所獻、 以此聖神訓示、前幃存時、入聖所之途尚未啟、 此幃、乃表今時式、卽有禮物祭祀獻、終不得慰彼奉獻心而盡安、 因此與設食飲盥濯、及一切理形體之儀、皆暫立、以待振興、 十一、為來世福之司祭首、攜較前廣且備、非人工所製幄、卽其製式、與前特異、 十二並所攜非牡山羊牡犢血、乃以己血而來、入聖所一次而成永贖、 十三若山羊犢血、與焚牝犢灰、以灑汚穢者、使之聖致潔其身、 十四自無瑕垢、賴聖神獻己於天主、其血能不凈我心、去死行、以事永生眞實天主乎、 十五是以為新遺詔中保、特於伊死後、為贖前約詔時罪所致、彼蒙召嗣永業之衆、能得福許、 十六凡有遺詔、待其人死、然後遵之、 十七因遺詔惟死後始克適用、詔者若生、其詔語不能適用、 十八故前約詔立、亦非不堅以血、 十九摩伊些遵命、以法律諸條、於民宣讀後、取犢羊血和水、及絳氂、束牛膝草、灑載書及衆民、 二十曰、此天主所諭爾約詔血、 二一嗣幃與禮器、皆徧灑之、 二二總之、依法律凡事物多以血致潔、設非流血、則不得救免、 二三可見法天影像、必用如斯祭、以成為潔、彼天眞體、必用較前愈善祭、而成為潔、 二四入非人工所製聖所、係眞實影像、乃升進於天、立天主前、特為我儕轉達、 二五並非為屢次自獻、效彼司祭首、係每歲攜非己血入聖所者、 二六否則自創世來、主應屢受難、伊乃幾末世顯著一次、自獻為祭、以滌滅人罪、 二七又因人必有一死、甫死則受審、 二八亦然、以自身獻為祭一次、特代衆負罪、後復顯著、非仍為去罪、乃為切望之衆於伊得救、

第十章

法律原係後福影、而非其眞形、以套禮祭、每歲常獻者、終不能成全彼奉獻人、 否則獻祭事已止、因奉獻者一次罪得潔後、不復自覺罪戾、 乃祗以常祭、歲使人憶己罪、 因以牛羊血、滌滅人罪必不能、 將臨世曰、吾主、祭祀及禮物、爾弗足納、乃欲為我備身、 全燔、及罪祭、爾悉不悅、 時我曾允曰、主乎、吾往、以承行爾旨、如經指我所載云、 前言祭祀禮物全燔、及罪祭等、乃遵法律所獻者、主不足納、且不悅、 後則言吾往、以承行主旨、彼乃廢其前言、以立其後者、 卽遵此旨、我儕於伊伊穌以體一次奉獻、致得聖潔、 十一凡司祭每日盡職、屢獻套禮、不能滅人罪之祭、 十二惟此為罪獻祭一壇、則永坐天主右、 十三乃待置諸仇為其足凳、 十四因彼祗獻祭一次、永成全蒙聖之人、 十五聖神亦為之證、因曾言及此曰、 十六越彼日、吾與伊等相約者卽此、主繼曰、並將我誡律、置於其心、銘於其慮、 十七後益之曰、亦不復念其罪惡、 十八夫罪惡旣宥、毋庸復獻罪祭、 十九是以弟兄賴伊伊穌血、旣得坦入聖所、 二十藉新且生之路、乃乘其幔、卽其肉軀所通達者、 二一並得有理主堂大司祭、 二二我宜意誠信篤、以灑而濯心惡、以清水洗潔身垢而進前、 二三宜堅持所認之望而不移、因許我者實信、 二四宜彼此相顧、交勉互愛而行善、 二五亦不復輟於會堂因有或輟者、宜相勸誡、見乃日伊邇、益宜如是、 二六蓋吾儕識眞實後、故蹈於罪、則無復贖罪祭、 二七惟有怵惕待審、及列火備灼熾諸悖逆、 二八昔有背摩伊些法律者、若二三人為證、必殺之不恤、 二九况踐蹈天主子、及以約詔致聖之血、而目為不潔、狎侮施恩聖神、爾意其受刑將如何甚、 三十吾確知係誰曾言主曰、伸寃在我、我報之、又曰、主親鞫其民、 三一夫陷於永生天主手、伊可畏也、 三二宜憶曩日、卽爾蒙燭明後、立忍受患難鴻功日、 三三或己身受詬誶艱辛或人受此、爾與之共以拯之、 三四蓋我在縲絏、爾顧恤之、且奪爾業、爾甘忍之、自知在天備有愈美恆存之業、 三五是故毋失爾則望存有至大福報、 三六爾必需益容忍、以遵行天主旨、而得所許、 三七因尚有時無幾、來者必至並不悞、 三八義人恃信獲生、彼搖惑者吾不悅、 三九然吾儕非屬搖惑輩、致見沉淪、乃屬實信中致靈得救、

第十一章

信者、乃於所望無疑、於未見而心有據、 古人以之得證、 秉信吾知世界由天主聖言所締造、致有形由無形而出、 秉信阿韋獻祭於主、較喀英尤善、特因之得成義據、乃獻禮物後天主所錫者、卽恃此信其人逝而以之猶言、 秉信耶諾獲遷世不死而杳、因天主遷移之、蓋其未遷先、得主見悅據、 而無信不能見悅於主、蓋謁主之人、必信有主、伊實能賚求之者方可、 秉信蒙上示未見之事、虔奉於主、遂造方舟、以求其眷屬、恃此信、能擬罪於彼世、且嗣由信之義、 秉信蒙召遵諭、往將應得之地、且行程弗識所往、 秉信駐於所許地、猶屬僑居幕處、偕伊薩阿亞适均係主所許同嗣者、 因俟望有基之邑乃天主所營建者、 十一薩拉胎荒、乃緣信獲姙、逾生育之歲而始誕育、因承認所許者實信、 十二是以一人、且血氣衰、而生育蕃衍如衆星在天、海沙無量、 十三此皆據信逝世未得所許、第遙望而欣喜之、且自謂於世為逆旅、 十四而言此者、明示其尚覓鄉土、 十五蓋彼若思所出故鄉、則尅期可歸、 十六則其所向慕者乃尤善、卽在天境、是故天主自稱為彼主宰、亦不以為恥、因為之備邑、 十七秉信被試時、獻伊薩阿為祭、蒙許旨仍獻其獨一子、 十八不顧所許之言、曰、由伊薩阿爾得有裔、 十九自以為天主能由死使其復活、是故得之、為復活預象、 二十秉信於後伊薩阿降福亞适伊薩二一秉信亞适臨逝、降福伊沃西各子、且稽首及杖、 二二秉信伊沃西臨終、諭使憶民必出境、且遺己骸骨之命、 二三秉信摩伊些生後、其父母經三月匿之、因見其岐嶷、不畏君禁令、 二四秉信伊及長不欲稱為公主子、 二五寧願與天主民、共受艱辛、弗喜享攙罪暫時宴安、 二六自以詬誶為富、更勝耶伊諸貨財、因望後報、 二七秉信摩伊些耶伊不惴君怒、蓋係實克見所不可見者、其心堅貞、 二八秉信行禮、及灑血儀、致滅長子者免觸之、 二九秉信民涉紅海如行陸地、惟耶伊人試行之則沉溺、 三十秉信耶利城垣於周巡七日自圮、 三一秉信客館欵接偵者、安遣之假道歸、故未與不信者偕亡、 三二我有何可復言、若曡翁瓦拉達微薩木伊、及諸先知等蹟、如欲言之、日亦不足、 三三彼秉信故能服敵國、行公義、獲所許、箝獅口、 三四使火燄不傷、鋒刃可避、疾者健、戰者勇、克破敵陣、 三五有婦以己死者獲生、亦有受酷刑而不苟免、為得尤善之復活、 三六又有或受欺侮、遭鞭扑、陷螺絏、困囹圄、 三七亦有石擊鋸解、斃以嚴刑、剌以鋒刃、或衣綿羊山羊皮遊行、困窮患難艱辛、 三八且較舉世貴重之人、流離轉徒於荒野山巓地穴、 三九此皆係誠信有據、未曾得所許、蓋天主預為我備善謀、使彼得福成全、非不與我儕偕、

第十二章

是以觀諸據、如雲集擁、我宜釋凡累我之負、去阻我之罪、以忍趨當前命我之塲、 恆仰望信所初引、與成全之伊伊穌、乃替分有之福、受刑架不顧其恥、升坐天主寶位右、 爾宜追思由罪人手、受如此羞辱之主、使爾心無憂悶、靈無懈怠、 爾攻罪禦之、尚未至流血、 爾且忘勸勉爾之言、屬爾若子、曰、子乎、爾毋輕視主責、毋憂悶主譴、 蓋主責其所愛、扑其所悅納子、 爾旣忍受譴責、則天主實待爾若子、曾有子而父不責之者、 若爾不遭衆所不免之責則係私產、而非親子、 我生身父責我、而我敬之、况諸神靈父、豈不更宜誠服以得生、 彼任意責我、皆為此暫生、若此、則使我受大益、乃成就其聖、 十一誠哉、責事當時不為樂而為憂、後乃以安和義德果、克給因此練達者、 十二是以爾疲倦臂、軟弱膝、宜勉力自健、 十三以爾趾邁往端行、使跛者不復曲斜而漸直、 十四爾宜勉力以睦與聖待衆、蓋非此不得謁主、 十五愼察爾中、恐有隕離主恩者、又恐苦草根滋蔓、致傷且染衆、 十六尤恐有淫行、及不虔、如伊薩緣一哺啜、鬻冡位、 十七後伊欲得降福、而反見棄、雖號泣以求、仍不能易父志、是爾所知、 十八今爾所至、非火燄之山、非靉靆幽暗暴風、 十九非號角音、諭語雷鳴、聞之者、請毋復言、 二十因衆弗能忍此嚴誡、曰、雖走獸觸山、必見石擊、 二一且彼諸蹟可畏、至摩伊些亦曾云、吾恐懼戰慄、 二二爾所至者、乃西翁山、永生天主城、天上耶魯薩利萬萬天神、 二三榮光之集、聚錄於天冡子之會、鞫衆之主、義人已全之靈神、 二四伊伊穌新遺詔中保濯潔之血、較阿韋血所言為尤善者、 二五愼毋違如此語者、蓋在地傳命者、彼違之猶不能免、况自天而言者、我背之其刑焉能逭、 二六當時、其聲震地、今且許曰、吾復一次震、不獨地、將震撼及天、 二七言復一次者、顯其震者之改變、蓋此建造、特使不震者恆存、 二八所以我正受不震之國、宜保守恩寵、因之虔恭寅畏、事奉天主、務冀其欣悅、 二九蓋我天主、實係火無不蝕燼者、

第十三章

爾衆宜敦弟兄愛、 毋忘欵賓旅義、因此致有晉接天神、而不自知者、 毋忘被囚人、如己與同囚然、恆思受厄者、因己尚具身、 婚姻可貴、牀笫無玷、彼苟合淫行者、有天主審斷之、 務絕貪婪、以己所有為足、因主曾云、吾不離不棄爾、 然則我可毅然曰、助我者主、我無所惴、人其如我何、 宜常懷念、傳爾天主道師、觀感於其終、而效其信、 伊伊穌、自昨至今至永依然、 毋為紛離詭異諸論所煽惑、因以恩寵健補人心、較徒區別飲食私論、獲益尤深、因曾有遵之者、毫未得益、 我儕有祭臺、其上祭品、在幃奉事者不得食、 十一因獻祭牲、係司祭首以其血、為贖罪攜入聖所、其肉於營外焚之、 十二是故伊伊穌為以己血聖諸民、亦郭門外受難、 十三所以吾儕宜出郊以就之、負伊詬誶、 十四因我在此無恆邑、惟覓將來邑、 十五伊伊穌、宜恆獻主頌揚祭乃頌揚其名、係口結之果、 十六亦毋忘慈待及親近於人之功、此乃天主所悅祭、 十七宜遵爾師命且服事之、因其備將陳訴為爾靈儆醒且使彼悅為之、而不憂、反是、則無益於爾、 十八請爾為我祈禱、我自覺良心素具、因凡事欲合正理、 十九我益請爾為我祈禱、為我得速速復至爾、 二十願安和主、乃令吾主伊伊穌、為大牧、及以永約詔血、贖我等、而復活者、 二一使爾遵厥旨、凡德及善、無不備具、乘伊伊穌、於爾衷行其悅意、願榮光歸之於世世、阿民二二求爾弟兄、毋厭此勸勉言、且我所書亦無多、 二三特告爾知、弟提摩斐已見釋、若伊速至、我必偕之見爾、 二四祈代問爾諸師長曁聖徒安、彼居伊他利亞等、屬問爾安、 二五願恩寵與爾衆偕、阿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