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us Taiwan

Orthodox/Apocalypse

From 耶穌台灣

宗徒伊望默示錄

第一章

伊伊穌之默示、乃天主所予、為伊以不久應成之事、傳其僕衆、伊卽遣己天神、示此於其僕伊望卽為天主道、及伊伊穌證、並其親目所覩作據者、 夫讀及聞此預言所紀而守之者、實為福、因時日伊邇、 伊望書達阿濟亞七會、願錫爾恩寵安和、由今昔及後永在者、並其寶座前七神、 伊伊穌係眞實無妄之證、為死中肇生之始、冠天下百王、愛我且流厥血、滌我罪、 以我為王、為司祭、事其父天主者、光榮權柄皆歸之於世世、阿民瞬息、彼將乘雲倏至、時凡目及昔刺之者、皆得見之、大地諸族、見之必哀、誠哉阿民天主卽今昔及後永在之全宰曰、吾乃、及沃哶戛、及初及終云、 伊望、係爾弟遭難及享國、並為伊伊穌之忍、昔共有分者、為傳天主道、及伊伊穌證、而被謫於島、 遇主日、感於神、聞背後大聲如吹角曰、吾乃、及沃哶戛、乃第一及末者、 十一爾所及見者、宜筆於書、達阿濟亞諸會、乃耶斐密爾那撇爾戛肥阿提拉薩爾底肥拉曡肥亞勞底伊等處、 十二我囘顧、欲觀語我聲、顧則見金檠七、 十三其七檠閒有似人子者、服長衣、胸交束金帶、 十四首及髮、白若羊絨、若雪、目若火燄、 十五足如金在冶、聲如洪濤、 十六右執七星、口吐利劒、其容如日輝丕著時、 十七我驟見之、伏其足下如死、彼右手撫我、曰、毋畏、我乃第一及末者、 十八永生曾死而仍生、恆在無窮世、阿民、並執地獄死亡鑰、 十九今爾所得見、凡屬現世、及將來必顯之事、筆之於書、 二十爾見我右手所執七星、其秘解如左、七星卽七會之天神、爾所見檠之七燭、乃七會、

第二章

爾宜書達耶斐教會天神、謂右手執七星、行於金檠七燭閒之主諭曰、 我知爾所為、爾勞苦、爾忍耐、並弗容邪蕩者、且曾察彼自稱為宗徒者、實非是、乃知其為妄誕人、 爾所歷容忍者實多、及為我名、勤勞不倦、 然猶有可摘、因爾初愛我之誠、今則稍卻、 宜思自何如高而墜隕、宜速改悔、復行其初行、不然、我將速至、遷易爾燭檠、謂爾若弗改悔、 然爾有可取者一、爾惡亦我所惡之尼适賴等行、 凡有耳者、宜詳聽聖神諭諸教會言、曰、凱勝者、我將以天堂生活樹所結果賜彼食、 爾宜書達密爾那教會天神、謂第一及末、經死而今生之主諭曰、 我知爾所為、爾艱辛並處貧乏、係實富厚、及謗言出於彼自稱伊屋曡亞人、實非是、乃薩他那黨、 爾毋懼將來宜受之苦、魔以爾中數人、囚於獄試之、歷十日、爾儕必懷憂、爾宜盡忠至死、我必錫爾永生冠、 十一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聖神諭諸教會言、曰、凱勝者、不被害於重死、 十二爾宜書達撇爾戛教會天神、謂有利劒之主諭曰、 十三我知爾所為、及爾所處、乃薩他那臺座、並知爾執我名、及我忠證安提葩於爾儕、薩他那居所見殺時、爾猶不背我教、 十四然猶稍有可責、因爾中有遵瓦拉阿訓者、昔伊授計於瓦拉引誘人食祭偶物、且淫行、 十五爾所屬中、亦有遵尼适賴黨、我所惡之教者、 十六故宜改悔、不然我將速至爾、以口之利劒、與彼交戰、 十七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聖神諭教會言、曰、凱勝者、我將以所秘芒那賜食、頒以白玉、上鐫新名、惟受者識之、外此無識者、 十八爾宜書達肥阿提拉教會天神、謂目若火燄足如金冶之天主子諭曰、 十九我知爾所為、敦愛服勞、信德恆忍、及爾後所行、較前尤勝、 二十然猶稍有可責、因爾允許婦耶匝韋自稱先知者、誘我僕衆行淫食祭偶物、 二一我予以改悔淫行限、彼猶不悛、 二二今我委之牀笫、從伊淫亂者、亦悉加以疾苦、謂如弗改悔其所為、 二三且伊所生子、必盡擊死、使諸會知我能鑒察人衷心臟腑、視爾所行報之、 二四至其餘居肥阿提拉人、未崇此訓、並弗知屬薩他那自稱蘊奧者、我不以他任責爾、 二五惟所受者宜恆守之、待我臨格、 二六凱勝終守我命者、我將畀以權、使制異邦、 二七伊以鐵杖揮之、彼將如陶具見損壞、賜此者、如我承受於我父然、 二八外復賜以晨星、 二九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聖神諭教會言、

第三章

爾宜書達薩爾底教會天神、謂率七神及執七星之主諭曰、吾知爾所為、爾有名似生而實死、 故當儆醒、堅定其將死者、因我察爾行實、不見其成全於我主前、 追憶爾所受所聞者、宜保守且改悔、如不儆醒、則必就爾、猶盜猝至、爾並不能揆其何時、 然爾薩爾底中有數人、未汚厥衣、且服白衣從我遊必矣、因其克配此、 凱勝者、將服白衣、且我弗削厥名於生命冊、必傳呼其名、於我父及厥衆天神前、 凡有耳者、宜聽聖神諭諸教會言、 爾宜書達肥拉曡肥亞教會天神、謂執達微鑰、啟則無能闔、闔則無能啟、至聖至誠之主曰、 我知爾所為、我啟門於爾前、無人能闔、爾力微、已守我道、弗背我名、 薩他那黨、自稱伊屋曡亞人、實非是、乃誑言者、我必使之俯伏爾前、俾知我愛爾、 因爾固守我忍耐訓、故我亦保護爾、於斯世將至以試衆民之誘、 十一我將速至、爾所有者守之、不致為爾所備冠、人先得之、 十二凱勝者、我將以彼為柱、樹於我主堂、彼亦不復移去、我以天主名、及天主邑、係天降新耶魯薩利名、及我新名、書於其上、 十三凡有耳者、宜聽聖神諭諸教會言、 十四爾宜書達勞底伊教會天神、謂阿民至誠眞實證、卽天主造化原始者曰、 十五我知爾所為、爾不寒不熱、爾或寒或熱實幸、 十六因爾温者、係弗寒弗熱、我必吐之、 十七爾自稱富有已豐厚、無所匱乏、而實不知爾誠為可憫、困苦貧乏、瞽目裸身、 十八屬爾市我煅煉金、為可致富白衣自服、以免裸裎醜、且求膏拭爾目、致可得見、 十九我所愛者、警而責之、故爾宜熱心銳進且改悔、 二十我於戶外叩門、有聞聲啟之者、吾將入室、與共飲食、伊亦與我共、 二一凱勝者、必賜之與我共坐於我位、如我凱勝後、與我父同坐於其位、 二二凡有耳者、宜聽聖神諭諸教會言、

第四章

厥後、我仰觀、倏在天有門闢、前所聞如吹角聲與我語者、今復語我曰、來、我以此後必有之事示爾、 旋卽感於神而見在天有寶位、上有一坐者、 貌如玉、如瑪瑙、有虹、色如綠晶、環繞其位、 其四周復有二十四位各有一老坐、服白衣、戴金冕、 迅雷閃電及聲、自位中出、位前然七鐙、七鐙者天主七神、 位前有玻璃海、澄如水晶、位之中及位之四周、有生物四、前後徧體有目、 一若獅、二若犢、三貌似人、四若飛鷹、 四生物周體各有六翼、內外徧處有目、皆晝夜不息、言曰、聖哉、聖哉、聖哉、今昔及後永在、全宰之主云、 其生物光榮尊敬感謝坐於位而永生者、讚揚甫畢時、 二十四老、則俯伏於坐者前、以拜永生者、且脫冕置位前曰、 十一吾主、克副光榮尊敬權力、因萬物為爾所造、且萬物曾有及受造、皆係主旨、

第五章

我觀坐位者、右手執冊、其表裏皆有文字、鈐以七印、 復見有能天神、巨聲問曰、孰堪展此冊、啟其印、 天上地下曁幽冥、無有能展其冊而覽之者、 我遂痛泣之久、因無人堪展此冊、而讀且覽之故、 旋有一老慰我曰、毋哭、有獅、伊屋達支派之分、達微根株、彼戰勝、卽能展此冊、而啟其七印、 乃觀四生物及諸老之閒、位中有羔立、若見殺然、其角七、目亦七、皆表天主七神、施行於天下者、 羔就坐位者、取其右手之冊、 羔甫取冊、四生物與二十四老、皆俯伏羔前、各執琴瑟、金斝滿香、乃表聖徒祈禱之具、 口誦新詩曰、爾克當取此冊、啟其印、因爾見殺、以己血贖我、於各族各譯、諸國諸民中、以歸天主、 並天主前立我為王為司祭、我儕將權治天下云、 十一我旋見且聞天神之聲、環位及生物並諸老、其數不啻億萬、 十二皆大聲呼曰、見殺之羔、克當享其權力富有、智慧堅勇、尊敬光榮讚揚、 十三繼聞天上地下幽冥海中百物云、讚揚尊敬光榮權力、歸於坐位者及羔、於無窮世、 十四於時四生物曰、阿民、二十四老乃伏拜永生之主、

第六章

我時見羔啟一印、卽聞一生物其聲若雷云、來觀、 我仰觀、則有白馬、乘之者執弓、冠所賜之花冠、其往如勇勝者、為必得勝、 迨啟其二印時、我聞其二生物云、來觀、 則有赤驑出、乘之者能收天下太平、俾人相殺、有授以巨刃者、 及啟其三印、又聞其三生物曰、來觀、則有玄驪、乘之者手執權量、 我聞生物中有聲云、金一錢、易麥一量、金一錢、易大麥三量、惟酒與油由傷、 及啟其四印、又聞其四生物曰、來觀、 我觀則有青駰、乘之者名曰死、幽冥踵其後、彼蒙賜權、滅天下四分之一、以鋒刃饑饉疾疫猛獸殺之、 及啟其五印、我觀祭臺下、緣奉天主道、及為證其所據、被殺者之靈、 皆大聲呼曰、聖且誠之主、弗鞫天下億兆、弗伸我流血寃、將俟何時、 十一卽有以白衣各授之、屬其少安以待、迨同勞弟兄亦見殺戮、而定數滿盈、 十二及啟其六印、我觀之、倏地大震、日黑如褐、月赤如血、 十三天星隕地、如無花果樹、為風飄撼、墜落未熟之果、 十四穹蒼弗見、若舒而復卷、山島遷移其所、 十五世界諸王大臣富人千夫長、有能者、或為奴、或自主、皆匿於巖穴峽壑、 十六籲呼山及壑石曰、傾壓我等、匿覆我於坐位主之顏、及羔之怒、 十七蓋羔怒之大日至、孰能當之、

第七章

厥後、我觀四天神、立地四極、掌四風、使毋吹陸地及海與樹、 又觀一天神、至自暘谷、執永生天主印乃向司傷陸地及海之四天神、大聲語之、 曰、直至我以印誌天主僕衆顙、毋毁傷陸地及海與樹、 我聞受印者、其數約十四萬四千人、僅屬支派、 伊屋達支派印一萬二千人、與支派印一萬二千人、支派印一萬二千人、 阿西爾支派印一萬二千人、湼發利支派印一萬二千人、瑪那西亞支派印一萬二千人、 西哶翁支派印一萬二千人、列微支派印一萬二千人、伊薩哈爾支派印一萬二千人、 匝烏隆支派印一萬二千人、伊沃西支派印一萬二千人、韋尼阿明支派印一萬二千人、 茲後我觀之、見廣衆不可勝數、由諸國諸民、及各族各譯、立於寶位及羔前、皆服白衣執樹枝、 大呼曰、救贖恩、實賴居位天主曁羔、 十一衆天神環繞寶位、及諸老與生物俯伏位前、崇拜天主、 十二皆云阿民、讚揚光榮、智慧感謝、尊敬、權力、堅勇、皆係於我天主於無窮世、阿民十三一老問我曰、服白衣者為誰、適何來、 十四對曰、長者自知之、曰、此乃忍受鉅難、以羔所流血、曾滌厥衣、至於潔白、 十五緣此、伊等得至天主寶位前、晝夜事之於其堂內、且居位主、將為其帡幪、 十六彼不復饑渴、日及諸熱、弗能爆之灼之、 十七因位中羔、將牧之、導至活水源、天主且盡拭其目之諸淚、

第八章

及彼啟其七印、天閒靜謐、約半晷許、 我觀七天神、侍天主前、有授以七號角者、 又一天神、執金鑪、立祭臺前、有授以多香者、為其以香與聖徒祈禱、共獻於寶位前之金臺、 香篆與聖徒祈禱、自天神手、升於天主前、 天神以鑪盛祭臺火、傾於地、倏有衆聲大作、雷轟電掣地震、 執七號角之天神、預俟吹之、 其一天神吹角、遂雨雹與火與血隕地、樹木三分之一燼滅、芳草盡焚、 其二天神吹角、火炎似山岡投於海、海三分之一變為血、 海中百族三分亡一、舟楫三分沒一、 其三天神吹角、遂有大星、照如明鐙、自天隕於河與源泉三分之一、 十一星名茵蔯、水三分之一、苦若茵蔯、人飲之多死、因水味極苦之故、 十二其四天神吹角、日三分蝕一、月三分蝕一、星三分蝕一、至其三分之一悉暗、晝三分之一皆晦、夜三分之一無光、 十三我見且聞一天神飛於穹蒼、大聲曰、禍哉禍哉禍哉、由三天神吹角音、將及天下億兆、

第九章

其五天神吹角、我卽見一星、由天隕地、有以深淵鑰授之者、 及啟深淵、有煙出、如洪鑪煙、日光穹蒼、因深淵煙遂晦冥、 有蝗自煙出徧地、有以權賜之、傷人如蝎、 有命蝗毋傷諸草青苗及樹、惟傷人、係顙未受天主印誌者、 並不許殺人、第許困人、經五閱月之閒其困如被蝎螫苦、 此日、人將求死不得、欲死而死避之、 蝗狀若將往戰之馬、首有冠若金、容如男子、 髮如婦人、齒若獅、 著甲、若鐵甲然、翼有聲、如車聲、係羣馬疾馳往戰者、 有尾如蝎、尾上有蠆、其權乃傷人、凡五閱月、 十一蝗有王、乃深淵神、依伊屋曡亞言、名曰阿瓦東齊亞方言、曰阿坡利翁十二一禍往、次有二禍繼至、 十三其六天神吹角、卽有聲出自天主前金臺四犄角中、 十四語執號角第六天神曰、大江濱、所繫四天神、當釋之、 十五遂使四神特備、乘一時一日一月一年、殺人三分之一、 十六其騎軍數、有二萬萬、我聞其數若此、 十七我乘異觀、見其馬、並乘之者、所著甲、係火及紫石並硫磺色、馬首若獅、口出火與煙與硫、 十八緣此三災、卽其口出之火與煙與硫、致人死三分之一、 十九因其能傷人之力、在其口尾、蓋其尾、狀若蛇而有首、則以之傷人、 二十其餘於三災所未死者、仍未改厥手所行、至弗事諸魔、弗拜不見不聞不行、金銀銅木石之偶像、 二一並弗痛改其殺人、其巫術、其淫行、其攘竊、

第十章

又見有能之天神自天降、雲環繞之、首上有虹、面容如日、股如火柱、 手執展舒小册、彼右足跨海、左足踐地、 乃大呼如獅吼、呼畢、遂有七雷發其聲、 迨七雷聲息、我欲筆之於書、惟聞自天語我曰、七雷所發之言、宜秘之、毋載於册、 我所見跨海踐地之天神、乃舉手向天、 並指永生之主、係造天及其上諸物、造地及所載諸物、造海及其中諸物者、而發誓曰、此後必無晷刻、 惟於第七天神吹角日、天主蘊奧之機密必成就、誠如示其僕卽諸先知者、 我所聞自天之聲復語我曰、爾往、跨海踐地之天神、所執已展之小册可前接之、 我乃就天神謂之曰、請以小册予我、神答曰、受而食之、於腹則苦、入口則甘如蜜、 我遂接而食之、入口果甘如蜜、及食後腹則苦甚、 十一天神復語我曰、爾復宜預言彼諸民衆族各譯多王之事、

第十一章

有以似杖之藤授我者、曰、起、度天主堂及祭臺、與堂中崇拜者、 堂外院、姑舍無庸度、緣已留予異邦、伊等蹂躪聖城、經四十有二月、 我將賦我二證者、彼服麻衣、宣示未來、經一千二百有六旬、 此乃二橄欖、二燭檠、地主前所立、 如有傷之者、彼必吐火滅敵、欲傷之者必見殺、 彼二證者有權、能閉塞穹蒼、使其於宣宗時、甘霖不降、亦有權司水、能變水成血、並任意以諸災擊地、 宣證既畢、有獸自深淵出、與之戰、勝而殺之、 肆其屍於大邑衢路、其邑以神名之、或莎多、或耶伊、卽昔吾主受刑架處、 諸國諸民、各族各譯、多人將觀其肆屍三日有半、並弗許葬於墓、 在地諸民、緣此欣喜歡忭、互相投贈、因二先知曾苦其居地者、 十一然越三日有半、由天主以生氣入之、使復起立、觀者莫不駭愕、 十二二先知聞有聲自天云、爾可上、彼卽乘雲升穹蒼、諸敵皆目擊之、 十三惟時地大震、城圮十分之一、死者七千名、餘衆皆驚駭、讚美天主、 十四二禍旣往、三禍旋至、 十五第七神吹角、在天有聲甚大云、天下諸國、咸歸吾主、亦歸其、其將為王、永世靡旣、 十六時二十四老、素居天主前之位者、俯伏崇拜天主、 十七曰、感謝吾主、今昔及後永在全能之天主、因爾已握爾大權而為王、 十八異邦忿亂、爾義怒遂興、審判死者、及賞二僕先知及聖人、與凡敬畏爾名者、由尊逮卑、而伸寃於彼為世害者、厥時已至云、 十九乃天主堂在天倏啟、有主約詔櫝見於堂中、大聲雷轟電掣地震巨雹並作、

第十二章

大異象倏顯於天、有婦身服日、足踐月、首冠十二星、 懷妊劬勞號呼將產、 又復有異象顯於天、乃赤龍甚巨、七首十角、冠七冕、 尾曳天星墮三分之一於地、其龍立於將產之婦前、俟其分娩、將吞其子、 生男卽厥後將治異邦、叩以鐵杖、子卽見升於天主及其位前、 而婦遁曠野、於彼、天主特備一所養育之、歷一千二百有六旬、 時於天起戰爭、宻哈伊率厥諸神與龍戰、龍亦率其諸魔對敵、 而不能立、遂不得處於天、 如是巨龍、卽昔之蛇、亦稱魔及薩他那、素誘天下億兆者、被擲於地、所率諸魔、亦與之見墜、 倏聞有大聲自天云、天主之救贖德能、及國與其、權力盛行、因晨夕於天主前、譖我弟兄者、今則見墜、 十一伊之勝彼、因以羔血及憑其證之教、不貪生、至於死、 十二以故、天與居天者、宜相慶以樂、禍哉、居陸地與海者、因魔降至爾、含盛怒、自知時日無幾、 十三龍覺墜於地、遂逐生男之婦、 十四有以大鷹雙翼賜婦者、使其鶱於曠野本處為養育之、以避龍害、歷一時、又歷數時、又半時之期、 十五龍吐水成渠、以逐婦後、意欲溺之、 十六幸地護助婦、自坼吸龍所吐水、 十七龍怒婦益甚、乃往與婦之裔戰、卽守天主誡命、及保存伊伊穌證據者、

第十三章

我立於海沙際、見獸出海、七首十角、角冠十冕、首書謗主號、 其獸似豹、足如熊、口如獅、龍以己能力寶位大權賜之、 我觀其一首受傷、似瀕死、忽愈、天下億兆奇之、惟獸是從、皆拜授權於獸之龍、 及拜獸、曰、孰堪與獸頡頏、與之交戰、 有授獸以口才、許其言驕傲且謗主語、並以權力自逞、歷四十有二月、 伊啟口謗主、曁厥聖名、與厥居處、並凡居在天者、 許其秉權戰聖徒而勝之、遂治諸國諸民、各族各譯、 天下億兆、凡自創世來、見戮羔之冊、未錄名者、皆將拜之、 有耳者宜聽、 凡擄人者亦將見擄、以刃殺人者亦將見殺、在此有聖徒之忍耐與信、 十一復見另有獸出地、彼有二角似羔、出言如龍、 十二此獸操海獸權、使天下億兆、拜受傷似瀕死忽愈之獸、 十三並行大異蹟、至使火自天降於人前、 十四伊乘所受權、行異蹟於獸前、誘天下億兆、使作像奉受傷得愈之獸、 十五以生靈畀獸像、使其像能言、並能使凡不拜獸像者必見殺、 十六亦令尊卑貧富主僕、或於左右手、或於顙、均受印誌、 十七如非憑此印誌、或不書獸名、及其名之數者、使不得交易、 十八於此有深意、才力之睿智者、可計獸之名數、因此數乃斯世之數、凡六百六十有六、

第十四章

旋顧之、倏見羔羊立於西翁山、偕之者十四萬四千人、皆書羔父名於其顙、 復聞自天有聲、如怒濤泙湃、如雷霆中含鼓琴聲、 其歌如新詩位於寶位前、亦於生物、及諸老前、是詩無有能倣效者、惟世蒙贖之十四萬四千人能之、 此乃不與婦交、自不汚穢、終身童貞、從羔而行、毋論其何往皆隨之、伊於儔類中得贖、作為初生、而獻天主與羔者、 其口無偽、及天主寶位前、無瑕無疵、 又觀一天神、飛於穹蒼、以永存之福音、為傳天下億兆、諸國諸民、各族各譯、 大聲曰、宜敬畏天主歸榮之、因其審判日至、且宜崇拜造天地海及諸水泉者、 又一天神繼至、曰、大邑瓦微隆、傾圮傾圮、因伊以淫亂烈酒、飲萬國民、 又一天神繼其後、大聲曰、凡拜獸及獸像、或於顙於手、受其印誌者、 其亦將飲天主義怒酒、其酒醇、特備於主義怒杯飲之、則於火與硫、於羔及天神前、受困苦、 十一其受苦煙升起、永無斷止、乃崇拜獸及獸像、或受獸名印誌者、於內受苦、晝夜弗息、 十二在此有忍耐、係守天主命、及伊伊穌聖信之聖徒者、 十三忽聞自天有聲命我曰、宜筆之於書、此後遵主而死者誠有福、聖神誓曰、誠然、彼息其勤勞、彼行實恆踵之弗離云、 十四復顧有采雲、坐其上者、容若人子、冠金冕、執利鐮、 十五又有天神自堂出、大聲向坐采雲者曰、地上百榖已熟、穫時至、宜擲是鐮刈之、 十六坐雲者則以其鐮擲地、百榖悉刈、 十七又有天神自堂出、亦執利鐮、 十八又有司火之天神、自祭臺出、大呼執鐮者曰、地上蒲萄熟、用利鐮收之、 十九天神以其鐮擲地、地上所有蒲萄、悉收、納於天主赫怒之醡、 二十覆壓此果於城外、遂有血流出、高深及於馬勒、長約一千六百里、

第十五章

乃觀在天有大且異之象、七天神司末災七、以盡天主怒、 又見海如琉璃平鋪、閒以火、凡勝獸並像、及其印誌與名數者、均立其上、執天主琴、 咏天主僕摩伊些及羔之詩云、全能主、天主歟、爾行實誠大且妙諸聖之王歟、爾之道公而眞實、 孰敢不敬畏吾主、或不頌禱爾聖名、因惟爾誠聖、天下萬民必至崇拜爾、因爾之義理顯見、 厥後、仰見為證幕、在天之堂廣啟、 司七災之七天神自堂出、其衣皓潔、胷交束金帶、 四生物之一、賜七天神各一金爵、內滿永生天主所降之災、 由天主尊榮權力、煙滿堂中、七神降七災未畢前、無有能入堂者、

第十六章

我聞有大聲自堂出、語七天神曰、往哉、以爵滿天主怒者、傾於地、 其一天神在、乃傾其爵於地、則凡受獸印誌、拜厥像者、卽生痛楚惡瘍、 其二天神傾其爵於海、頓變如死人血、海中生族皆亡、 其三天神傾其爵於江河、一切源泉皆變為血、 乃聞司水天神云、今後永在之主、待彼如此、爾實公義且聖、 彼流先知諸聖血、今主以血賜彼飲、伊實相當、 我聞又一由祭臺言者、曰、吾主、全能之天主、爾理事之道、誠實且公、 其四天神傾其爵於日、卽曝人如火、 暑曝人烈甚、人謗讟秉權降災之天主、仍茫然而不知頌禱、 其五天神傾其爵於獸位、其國晦冥、彼自囓己舌、 十一以其瘍痛甚、彼謗讟天主、仍不改悔所為、 十二其六天神傾其爵於大江、水立盡涸、為東王備途、 十三時見邪神似蛙者三、自龍與獸及偽先知口出、 十四彼卽魔、行奇蹟、就天下諸王、誘之使集、待全能天主大日至則戰、 十五愼之、我必如盜猝至、儆醒守厥衣服、為不裸裎、免見羞醜者實為福、 十六集其王於一所、乃伊屋曡亞方言曰、阿爾瑪耶十七其七天神傾其爵於大氣中、遂有大聲自天堂天主位出曰、成矣、 十八電掣雷轟、衆聲大作、地大震、自生民以來、未有如此大者、如此地震如此之大、 十九大邑坼為三、異邦衆邑傾圮、時天主憶及瓦微隆大邑、為以滿赫怒酒爵予彼飲、 二十島嶼皆遁、山嶺盡失、 二一天降巨雹於人、而其大如他郎、雹災旣甚、人因謗讟天主、

第十七章

執爵之七天神、其一語我曰、來、我以坐水上之大淫婦、將受審之判示爾、 係世上諸王、與之行淫、天下億兆、數飲其淫亂酒、屢致沉湎者、 吾遂感於神、天神攜我適野、見一婦、乘絳獸、七首十角、徧體書謗主言、 婦服紫絳衣、飾金玉珠璣、執金斝、貯可憎淫穢於中、 其顙書曰奧秘、瓦微隆大邑、係世之淫婦、與可憎者之母云、 婦酣飲聖徒、及為伊伊穌作證者之血、見之、我不勝駭異、 天神語我曰、爾何異、婦與所乘七首十角之獸、其奧義我將示爾、 爾所見之獸、昔有今無、後必出淵、而歸沉淪、天下億兆、卽自創世來、未錄於生命冊者、見獸昔有今無而後復出、則必稱奇之、 此具有聰明睿智、七首乃婦所居七山、 或指七王、已薨其五、其一尚存、其一未至、至亦暫存而已、 十一昔有今無之獸、是為第八王、亦居七王列、終歸沉淪、 十二爾所見十角乃十王、尚未得國、後必秉權如王、偕獸為之、祇一晷、 十三皆懷一心、以己之權能予獸、 十四遂與羔戰、羔必勝之、以羔為諸主之主、列王之王、從之者、乃見召蒙選中之忠信者、 十五復曰、爾見淫婦所居之多水、乃衆人衆民、各族各譯、 十六又爾所見獸之十角、彼將惡淫婦、使之貧乏、裸裎、食其肉焚之以火、 十七蓋天主以之置於十王心、致成厥旨、僅此一旨、並讓伊等國予獸、直至天主前言有徵、 十八爾所見之婦、卽治世王之大邑、

第十八章

厥後、我見一天神自天降、秉大權、大地遂普被其光輝、 天神大呼曰、瓦微隆大邑、傾圮傾圮、今為魔所居、及一切邪神、不潔可憎鳥之樊籠、 因彼邑使諸國飲其淫亂酒、天下諸王與彼行淫、由邑俗奢靡、故天下商賈於以富饒、 我聞自天復有聲云、吾民當出此邑、為弗與共罪、弗遘其災、 其罪惡達於天、其不義天主亦憶及之、 宜報彼、依其前施於爾者、且依彼所行、倍報之於斝、彼所酌爾者、今宜倍酌於彼、 其素自榮若何、奢靡若何、宜依之俾其疾若痛哭亦若何、因彼意謂吾位猶女王、非嫠婦、無由痛、 故災害死亡、痛哭饑餓、一日薦至、伊必見焚以火、蓋審判伊之天主係鴻能者、 天下諸王、素與之行淫、專事奢靡者、覩伊見焚之火煙、必為之痛哭號泣、 懼害及身遙立而云、災禍亦及爾瓦微隆素稱鞏固大邑、因審爾之判、立時及之、 十一天下商賈、亦為之痛哭號泣、因貨殖無售之者、 十二其貨殖乃金銀寶石、珠璣、各枲布、絲縷紫布、諸品香木、象牙及佳木、銅鐵白石諸器、 十三亦有肉桂香品、香膏乳香、酒油麫麥、牛羊馬車、鬻身鬻靈、皆無售者、 十四其向所喜之果無有、珍奇餚饌已離爾、爾不可復得、 十五因彼致富饒之諸商賈、懼害及身、遙立痛哭號泣、 十六並云、災禍災禍、亦及爾大邑、素著枲布紫布絳布、飾金玉珠璣者、蓋頃刻閒如此富有頓失、 十七又各舵長與附載之人、舟子及航海商旅、咸遙立、 十八覩伊見焚之火煙、呼曰、何邑能與此大邑比擬、 十九乃以塵埃蒙首、痛哭號泣、呼曰、災禍災禍、亦及爾大邑、係以爾珍寶、使操舟於海者富裕、因頃刻閒虛曠、 二十天歟、聖宗徒及諸先知、宜為之欣喜、因天主爾審斯邑之判成矣、 二一有能之天神、舉大石如磨、投於海、曰、瓦微隆大邑、必猝然被傾圮如此、並不復有、 二二鼓琴歌唱品簫吹角之音、不復聞於爾閒、巧匠工藝、不復居於爾閒、礱磨聲、不再聞於爾閒、 二三鐙光不復照於爾閒、新婚者與新婦之語、不復聞於爾閒、因爾商旅乃世上大夫萬民以爾巫術見迷惑、 二四且先知聖徒、與天下見殺者血、於彼得見之、

第十九章

厥後、在天似廣衆齊聲曰、阿利魯伊亞、救贖光榮尊敬全能、皆係吾主、 因伊之審判、公而眞實、伊擬定大淫婦罪、以其淫亂、敗壞天下、且索故流天主僕之血於其手、 繼之曰、阿利魯伊亞、而其煙炎上、永世不熄、 時二十四老與四生物、俯伏拜居寶位之天主曰、阿民阿利魯伊亞有聲自位出云、宜讚頌天主、凡係為其僕而敬畏者、及大者小者、 我聞如廣衆民聲如巨濤如雷霆云、阿利魯伊亞、因全能之主、秉權悉治、 我儕宜欣喜歡忭、讚美天主、因羔婚期已屆、厥婦已自備、 時婦得服精潔枲布、枲布卽諸聖之義德、 有語我者曰、凡見召於羔之婚筵者、彼實為福、宜筆之於書、復曰、此乃天主所言、眞實不虛、 我曲身欲俯伏、語我者止之曰、不可、我共爾悉屬僕、亦如有伊伊穌證據之爾諸弟兄然、宜崇拜天主、夫伊伊穌證據、乃先知之聖寵、 十一旋見天已開、內有白馬、乘之者、名忠信、眞實、公鞫、義戰、 十二其目烱若火燄、首冠多冕、錄其名於身、惟彼自知、餘無識之者、 十三其衣為血所染、其名乃天主聖言、 十四諸天軍從伊行、亦乘白馬、服皓潔枲布、 十五伊口吐利劍、為擊諸異邦、卽以鐵杖牧之、且踐全能天主忿及赫怒之酒醡、 十六其衣及裳、皆有名、書曰、諸王之王、諸主之主、 十七復見一天神、立於日上、向空中飛鳥大呼曰、可翔集赴天主盛宴、 十八為食君王屍、勇士屍、千夫長屍、馬與乘之者屍、或主或僕大者小者之屍云、 十九顧見獸及世上諸王、引軍咸集、欲與乘馬者及其軍戰、 二十倏獸及偽師、係於獸前行異蹟、眩惑受獸號拜獸像者、皆立被攫、生投於火湖、湖充滿硫燄、 二一其餘黨悉被乘馬者、以口吐之劍勦之、飛鳥飽食其屍、

第二十章

我見天神降自天、司無底獄之鑰、持巨練、 此天神擒龍、卽古初之蛇、乃魔、乃薩他那、繫之千年、 投棄於無底獄、加以管鑰封誌、以禁其復眩惑列邦、歷千年、此限滿、宜暫釋、 我復見有數寶位、與居之者、乃得以鞫人、且見諸為伊伊穌及為聖教被殺者、乃昔不拜獸及獸像、其顙與手、不受印誌之人、皆在、伊等已復活、與共乘權、歷千年、 其餘死者、尚未復活、必俟遲至千年乃復活、此卽稱第一復活、 凡幸得第一復活恩者乃眞獲福且誠聖、因其重死弗攝於彼、乃為天主及為司祭、與之共乘權、凡歷千年、 限滿、薩他那得釋、出其囹圄、 為誘惑四方邦國、謂、與瑪國、招集之、以助其戰、其數如海沙、 迨至於平陸、環諸聖之營、及蒙愛之邑、天火卽降自天主、立吞滅之、 誘民之魔、見投於有火與硫之湖中、乃獸及偽師之所、彼等晝夜受苦、永世不熄、 十一又復見至大色白之寶位、其上有坐之者、天地見遁於其面、而不得其所、 十二復見死人、自大及小、立於天主前、且有數冊簿盡展、此外復有一冊亦展、乃生命書、死人皆依冊所錄之行實被鞫、 十三時海以所沒死者已呈之、死及地獄所存者亦呈之、乃各受審判、依其所行、 十四死及地獄、見投火湖、此卽重死、 十五凡不錄於生命冊者、亦皆見投火湖、

第二十一章

乃見新天新地、因昔之天地已逝、海亦歸無、 伊望、見聖城、卽新耶魯薩利、自主由天所降者、修飾如新婦盛妝、迓其夫子、 嗣聞有大聲自天出云、此乃天主與人之幕、伊願與之共居、彼皆為主民、天主偕之居、而為其主、 主盡拭其目之諸淚、死亦不復有、其苦與呼號亦無、因昔所經諸况已往、 居寶位者曰、我今以所有新造之、又語我曰、載之書、此言眞實可信、 又曰、成矣、我乃、及沃哶戛、乃初及終、有渴者、我以生活泉之水施飲之、 凱勝者、可嗣全業、我必為其主、彼必為我子、 凡畏葸失信、汚穢殺人、淫亂巫覡、拜偶及諸言誕妄者、其分在有硫兼火之湖、此卽重死、 時七神執七爵、滿貯七災、其一神臨格、語我曰、來、我示爾以新婦、卽羔之室、 倏感於神、天神攜我至於大且高之山、示我聖耶魯薩利大邑、自主由天所降者、 十一邑有天主之榮光、其光似寶玉、澄澈碧色、 十二邑垣高大、十有二門、門有十二天神、楣書十二支派名、 十三東三門、北三門、南三門、西三門、 十四邑垣基址十有二、上書十二名、乃羔十二宗徒、 十五語我者、執金杖、為量度邑與門與垣、 十六邑形方、修闊相等、以杖量度、得一萬二千里、修闊及高、數適相均、 十七度其垣、得一百四十四肱、天神所用之度、與人常用之度同、 十八垣之締構、皆碧玉、邑以兼金為之、光澤似玻璃、 十九邑垣基址、飾以諸色寶石、第一址、其二肥爾、其三、其四瑪拉格德二十其五薩爾多尼、其六薩爾、其七作利、其八微利、其九托葩、其十、其十一阿靜、其十二阿哶提斯特二一一珠為一門、十二門以十二珠為之、衢則兼金、光澤如玻璃、 二二其中不見有堂蓋全能之天主及羔、自為邑堂、 二三不藉明於日月、因天主榮光自輝耀之、及羔為其燭、 二四民之得救者、徧行其光中、世之列王、以厥尊榮、攜歸是邑、 二五邑門晝弗扃、而其處不夜、 二六萬民之尊榮、攜歸是邑、 二七凡不潔溺汚穢欺誕者、皆不得入、惟錄於羔生命冊者得入、

第二十二章

天神以生命清河示我、其水澄潔如水晶、自天主及羔之寶位流出、 城衢中、河之左右、皆植生命樹、結果時十有二次、每月結果一次、其葉可入藥醫民疾、 邑亦不復有被斥者、天主及羔寶位在、僕衆事之、 僕得覲主、錄主名於顙、 邑中不夜、毋庸燭照、不藉日光、天主自能輝耀之、其僕秉權永世靡旣、 又語我曰、此言眞實可信、天主卽諸聖先知之主宰、伊遣己天神、以不久應顯之事、示知其衆僕、 我必速至、守此書預言者、彼眞有福、 伊望親見聞此、甫見聞之、則欲俯伏、拜示我之天神、 彼止之曰、不可、我共爾悉屬僕、亦如爾諸弟兄先知及守此書者然、宜崇拜天主、 又曰、此書預言毋緘、因時日伊邇、 十一不義者任其益不義、汚衊者任其益汚衊、義者益其義、聖者益其聖、 十二我必速至、兼攜我報、我依其人行實報之、 十三我乃沃哶戛、乃初及終、第一至末、 十四凡守其誡命者、為得享生活樹之果、自門入邑、彼眞有福、 十五若彼犬類巫覡淫亂殺人拜偶喜誑言及誕妄者、皆斥於外、 十六伊伊穌、遣我之天神、以此證、示諸教會、我乃達微根及裔、乃光耀啟明星、 十七聖神與新婦、皆請之曰、來、聞其聲者、亦宜請之曰、來、渴者來此、欲則可挹生活之水、 十八吾亦證示凡聞此書之預言者、曰、增益之者、天主必以此書所錄之災加其身、 十九如以此書預言而刪削之者、天主亦必削其於生命冊及聖邑並書中所錄之福、 二十證示此之主曰、我實速至、阿民、吾主伊伊穌、誠願爾速至、 二一願主伊伊穌寵佑、偕爾衆、阿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