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us Taiwan

Orthodox/Mark

From 耶穌台灣

福音經第二冊

謹按
宗徒瑪爾

第一章

天主子伊伊穌福音其始、 乃先知所載、我遣我郵使、在爾前、備爾道、 卽野有聲呼、備主道、直其徑云、 伊望顯見在野授洗、傳改悔洗禮、俾得罪赦、 伊屋曡亞耶魯薩利人、咸出就、悉受洗於伊望、在伊沃爾當、各言己罪、 伊望衣駝氄、束革帶、食則蟬蝗野蜜、 且宣曰、後我來者、更强於我、我卽鞠躬、解其履之革帶、亦不堪、 我洗爾於水、而彼將以聖神洗爾、 伊伊穌、自戛利列亞那匝列至、從伊望受洗於伊沃爾當當出水、伊望倐見天開、有聖神、形如鴿、臨主頂、 十一自天來聲云、爾乃我愛子、吾慈寵盡蘊爾躬、 十二旣而聖神引伊伊穌適野、 十三在彼四旬、曾被薩他那試、與野獸同處、天神奉事之、 十四伊望被囚後、伊伊穌戛利列亞傳天國福音、 十五曰、期已滿、天國邇、宜改悔、誠信福音云、 十六伊伊穌經行戛利列亞海濱、見西孟與兄、施罟於海、蓋漁者、 十七乃謂之曰、從我、我將使爾漁人、 十八遂棄網從之、 十九進數武、主見捷韋曡子、亞适與弟伊望、在舟補網、 二十亦卽召之、伊留其父捷韋曡及傭人於舟、遂從主、 二一喀撇爾那屋、未幾、遇穌博他日、入會堂教誨、 二二衆奇其訓、因其誨人、不似學士等、乃若操權者、 二三會堂有負魔者、呼曰、 二四止止、那匝列伊伊穌爾與我何與、來滅我等乎、天主之聖者、我知爾之為爾矣、 二五主斥之曰、緘口、由彼出、 二六魔卽播弄其人、狂呼而出、 二七衆駭異相問曰、是何也、何其教令非常、以權命魔、魔卽順之、 二八主聲名遂徧溢戛利列亞二九乃出會堂、攜亞适伊望、竟詣西孟家、 三十西孟岳母、時病熱偃卧、衆卽告伊伊穌三一主至前、執其手、起之、熱卽退、婦遂供事、 三二迨暮、日入時、有攜凡患病及負魔者就主、 三三舉邑集門、 三四伊伊穌醫衆雜證、且驅多魔、並不許魔言識己為三五昧爽、主起出、往靜處祈禱、 三六西孟等咸趨跡之、 三七旣遇、曰、衆皆覓爾、 三八主曰、我儕可往附近鄉邑傳宣、蓋我來原為是、 三九乃於戛利列亞徧處會堂傳宣、且驅魔、 四十有癩者就主伏跪求曰、爾肯、必能潔我、 四一主憫、伸手撫之曰、肯、可潔、 四二甫言、癩除、其人潔、 四三遂令歸、嚴戒之、 四四曰、愼毋告人、但往令司祭察之、並為己潔、獻摩伊些所命祭、為衆證、 四五其人往、廣宣而播揚其事、致主不得昭然入城、爰居郭靜處、人自四方就之、

第二章

越數日、伊伊穌復入喀撇爾那屋、相聞主在室、 衆旋集、至門外無隙地、主為之講道、 適四人舁癱者來、 因人衆不得進前、乃撤主所在屋蓋為穴、牀薦癱者縋下、 主見伊等信、乃謂癱者曰、小子、爾罪赦矣、 中有數學士在座、臆度曰、 斯人何謗主若是、天主外孰能赦罪、 主卽心知其意、謂之曰、爾何如此臆度、 夫向癱者言爾罪赦、或言起取爾牀行、孰易、 但令爾知人子在地、有赦罪權、遂語癱者曰、 十一我命爾起、自負爾牀歸、 十二其人卽起、於衆前負牀出、致衆奇之、歸榮天主、曰、從未見若是、 十三主復適海、衆就、主誨之、 十四由是徐行、見列微、坐稅關、命之曰、從我、彼遂起而從、 十五主席卧列微家時、諸稅吏及罪人、偕主與門徒同食、因從主者甚衆、 十六學士及發利等、見伊伊穌與稅吏罪人共食、語主門徒曰、彼胡與稅吏罪人同飲食、 十七主聞之曰、康健者不需醫士、負病者需之、我來、非召義人、乃召罪人改悔、 十八伊望徒、發利門人、皆守齋、或就主曰、伊望發利門人皆守齋、爾門徒何不齋、 十九主曰、新婚者在堂、賀客安用守齋、蓋新婚者尚在、彼不可守齋、 二十有日將至、新婚者從彼中被奪、是日必守齋、 二一未有補舊衣用新布者、不然、則所補新布、反壞舊衣、而綻尤甚、 二二未有盛新酒用舊革囊者、不然、則新酒裂舊囊、酒漏囊亦敗、故新酒必盛新囊、 二三穌博他主經禾田、門徒行際、摘穗、 二四發利人謂主曰、觀彼於穌博他、何為所不當為者、 二五主曰、豈爾未讀昔達微及從人乏而饑時所為、 二六阿微阿發爾為司祭首時、達微入主堂、食陳設餅、從者亦與、但此餅司祭外皆不應食云、 二七主又曰、為人設穌博他、非為穌博他造人、 二八是以人子亦為穌博他主、

第三章

主復入會堂、適有枯一手者、 衆窺伺其於穌博他醫之否、意欲罪之、 主命手枯者曰、立於中、 旋語衆曰、穌博他日、行善行惡、救生殺生、孰宜、衆默然、 主怒目環視、憂衆心殘忍、語其人曰、伸爾手、彼伸、卽愈如他手、 發利等遂出、與伊羅黨、共謀何以害伊伊穌而主偕徒適海、時由戛利列亞伊屋曡亞耶魯薩利伊督哶亞伊沃爾當左、各方、廣衆悉隨之、又有提爾西東人、聞主所行、亦多就、 是以主命其徒備扁舟待、免衆擁己、 因主醫人甚多、至有疾者咸逼近、爭踰而覆其身、為得捫之、 十一且魔甫見主、皆伏其前、呼曰、爾乃天主子、 十二而主嚴戒、毋致衆識己、 十三嗣主登山、隨所欲召、而其人卽至、 十四爰立宗徒十有二、為常偕己、備遣傳教、 十五且有醫病驅魔權、 十六西孟、命名十七捷韋曡子、亞适、與弟伊望、此二人命名倭阿涅爾耶、譯卽雷子、 十八又有肥利瓦爾佛羅梅佛瑪子、亞适發曡喀那人、西孟十九及賣主之喀利人、伊屋達二十主入室、衆復集、致伊等不遑食、 二一戚舊聞之、則往、意欲援接主、因人言彼病狂、 二二乃來自耶魯薩利學士、則曰、彼為捷屋憑者、又曰、以魔魁驅魔、 二三主呼之來、設喩曰、薩他那何忍逐薩他那二四若國自分爭、則此國無以立、 二五若家自分爭、則此家無以立、 二六使薩他那自攻分黨、則亦不能立、其終至矣、 二七人能入勇士室、若不先縛、不能刼其家貲、必縛後方能刼之、 二八誠告爾、凡犯無論何罪、何謗讟、其人可赦、 二九惟謗讟聖神、其罪永不得赦、必置之永審、 三十言此、因人言其為魔憑、 三一伊伊穌母及弟兄來、外立、遣人呼之、 三二衆環主坐、或謂曰、爾母及弟兄姊妹在外尋爾、 三三主曰、孰為我母我弟兄、 三四遂環顧在座者曰、是、卽我母我弟兄、 三五因遵天主旨者、乃我弟兄姊妹及母、

第四章

主復於海濱教誨、廣衆就之、致主登舟浮海坐、衆傍海岸立、 主乃多端設喩教之、其訓曰、 聽之哉、有播種者出播種、 播時、有遺道旁者、飛鳥至而盡啄、 有遺磽地土薄處者、發萌乃速、因入土不深、 日曝苗焦、且因無根而盡槁、 有遺棘中者、棘起蔽之、而種不結實、 有遺沃壤者、則結實、其實發而長而成、或三十倍、或六十倍、或百倍、 又曰、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之、 衆散後、從主者與十二徒、問設譬意、 十一主喻之曰、天國奧密、予爾知、若彼外人、則悉以譬言、 十二致彼目親視而不明、耳親聞而不悟、乃憚於遷改而得罪赦、 十三又曰、豈爾亦未達斯譬、焉識衆譬、 十四播種者、播言、 十五播道旁者、指受播言人、甫聆納、薩他那卽至、奪其播於心者、 十六播磽地者、亦指人聽教言卽喜受、 十七惟內無根、浮泛不定、及為教故、遇艱難窘逐、遂背棄、 十八播棘中者、指聽教言人、 十九而雜斯世憧擾貨財炫飾、及他嗜慾、入其心、蔽其言、言乃不結實、 二十播沃壤者、指人聽教言、受之而結實、有三十倍、六十倍、百倍、 二一又曰、人執鐙來、為覆器下、抑置牀下、豈非為置檠上、 二二未有隱而不顯、藏而不露者、 二三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之、 二四又謂之曰、愼誌爾所聽、爾度人若何、則見度亦如之、且爾聽者、必獲加賞、 二五蓋有者將予之、無者、並其自有亦奪之、 二六又曰、天國猶人播種於地、 二七晝夜寢興、至種萌且長、其人不知其所以然、 二八蓋地自生物、始而苗、繼而穗、終而成、 二九穀旣熟、用鐮、因穫時至、 三十又曰、我儕何以比天國、將何譬之、 三一譬芥子、播於地時、為百種至微、 三二旣播而發、大於諸蔬、生莖、而長巨歧、飛鳥能棲其蔭、 三三主設喩訓衆、多類此、皆依民器識所容聽、 三四非譬不語、但燕居時、悉予門徒解之、 三五當日暮、謂宗徒曰、我儕可濟彼岸、 三六宗徒遂辭衆、乘主舟偕往、他舟隨之、 三七忽颶風起、浪打舟、水入將滿、 三八主於舟尾、枕而寢、宗徒請之曰、師乎、我儕將胥溺、爾竟不顧、 三九主醒、遂斥風、且命海曰、宜默而靖、風浪驟止、立獲極靖、 四十乃語宗徒曰、奚恐懼若是、爾何無信、 四一衆甚驚駭、相謂曰、斯何人、風與海亦順之、

第五章

遂濟彼岸、泊戛達拉主離舟、乃遇負魔者、自墓出、 其人素居塜、人以鐵索繫之、亦不能制、 因屢以鐵鐶鐵索拘之、彼乃斷鐶與索、終無能制者、 日夜恆在塜、及在山呼號、且身觸石、 其人遙見伊伊穌趨而拜、 大呼曰、至上主子伊伊穌、爾與我何與、賴天主名、懇爾莫苦我、 是因主已命曰、魔乎、離其人、 乃問曰、爾何名、魔對曰、我名營、因吾儕甚多、 且衆魔懇毋逐出此地、 十一是處適有大羣豕、方食於山、 十二衆魔求曰、容我入豕羣、 十三主卽許之、魔遂離人、入豕羣、其數約二千、皆突落山坡、投海悉溺、 十四牧者奔告村邑、衆出特視之、 十五就主、見先為魔營憑者坐而衣、衣自若、懼甚、 十六時見者、以負魔所遇、及羣豕事告之、 十七衆遂求主出其境、 十八主登舟時、先患魔者、求與偕、 十九主弗許、命之曰、歸爾親屬、以天主施行於爾、卽矜恤爾事、告之、 二十其人乃往、徧曡喀坡伊伊穌如何施行於己、衆奇甚、 二一主乘舟、復濟彼岸、時衆集就、主尚在海濱、 二二適有宰會堂之一、名伊阿伊爾來見主、卽伏足前、 二三懇曰、我女將死、請往撫之、彼必得愈而生、 二四主遂往、衆隨從擁擠、 二五適有婦、患血漏十二年、 二六曾為多醫所苦、盡耗其貲、不見痊而勢轉劇、 二七聞及伊伊穌、乃雜衆中就之、自後竊捫其衣、 二八因自念第捫其衣必愈、 二九血漏果止、立覺夙疾已瘳、 三十主覺異能由己出、乃顧衆曰、誰捫我衣、 三一門徒曰、爾不見衆擁擠爾如是、乃問誰捫我、 三二主環視、欲見為此者、 三三婦覺身所獲、遂戰懼、來伏主前、悉實告、 三四主曰、女、爾信愈爾、可安然歸、願爾疾瘳、 三五言時、有自宰會堂家來者、報曰、爾女亡矣、何勞師往、 三六主聞斯言、卽謂宰會堂者曰、毋懼、惟宜信、 三七遂於亞适、及弟伊望外、不許他人偕行、 三八至宰會堂者家、見紛擾號泣不勝、 三九乃入、謂伊等曰、胡號泣、女非死、乃寢、 四十衆哂之、主遣衆出、與女父母、及從者、入女臥室、 四一執女手曰、他利發庫密、譯卽女、我命爾起、 四二女卽起、且行、因其年十有二、見者不勝駭異、 四三主嚴戒、毋令人知、旣而命予女食、

第六章

主離彼、歸故鄉、門徒偕至、 穌博他、主於會堂教誨、衆聽者多有奇之、曰、斯從何處得、上賦智慧何其大、何如此奇能、竟行自其手、 此非木工、非瑪利子、非亞适伊沃西亞伊屋達西孟弟、其姊、非與我比鄰乎、遂疑而不服、 主謂伊等曰、尊敬先知者、至少、莫如故鄉宗族室家、 故在彼不克行異事、惟手撫數病人醫之、 且怪其人不信、嗣巡行諸鄉教誨、 乃召十二徒、耦遣之、賜權制魔、 命杖外、毋攜一切、至毋袋、毋糧、毋橐金、 惟著常履、毋衣二衣、 又命之曰、至處、無論入何家、則居之、直至去彼他往時、 十一有不欵接爾、不聽爾者、離彼時、拂去足塵、為之證、誠告爾、審判日、莎多國摩拉刑、較斯邑猶易受、 十二衆徒遂往、傳改悔道、 十三驅諸魔、膏傅諸病者、醫之、 十四伊伊穌聲名已廣被、伊羅王聞之、曰、此乃授洗伊望、由死復活、故建此異事、 十五或曰、是伊利亞、或曰、是先知、抑猶古先知、 十六伊羅聞之、曰、是我所斬伊望、由死復活、 十七伊羅遣人執伊望繫獄、為其弟肥利伊羅底亞達故、蓋王娶之、 十八伊望諫曰、爾納弟妻非宜、 十九伊羅底亞達怨怒伊望、尋隙殺之而弗得、 二十伊羅深知伊義且聖、故敬畏而護之、尊其訓、多所行、每欣然於聞、 二一適遇其機、卽伊羅誕辰、大肆筵、宴諸大夫、並千夫長及戛利列亞尊者、 二二伊羅底亞達女、入舞、致伊羅及同席者、甚喜、王謂女曰、爾隨欲求、我必予、 二三且矢曰、爾求卽國半、我亦予爾、 二四女退、問母曰、當何求、母曰、授洗伊望首、 二五女亟入、見王、請曰、我欲授洗伊望首、置盤上、卽時賜我、 二六王甚憂、然旣誓、又因同席者在、不欲推諉、 二七乃遣獄卒、命取伊望首、 二八卒卽往、斬之於獄、取首盛盤予女、女轉付母、 二九伊望徒聞此、遂至、取屍葬於墓、 三十宗徒集就主、悉以所行所教復之、 三一主曰、爾曹在靜處、憇片時、蓋往來者衆、致伊等不遑食、 三二宗徒乃乘舟、自往靜處、 三三衆見其往、多有識主者、且有從諸邑徒行、趨於其所往、先至、集待之、 三四主出、見衆而憫、因其猶羊無牧、遂多教之、 三五至日旰宗徒就曰、此乃曠野、日已旰、 三六請辭衆、便其往村落市餅、因衆無所食、 三七主曰、爾可予之食、對曰、然則我儕以金二百圓、往市餅、予之食、 三八主問曰、爾有餅幾何、且往觀之、旣往觀、復之曰、五餅二魚、 三九遂命宗徒使衆列坐青草閒、 四十衆乃列坐、隊百人、或五十、 四一主取五餅二魚、仰天讚揚、擘而分餅予宗徒、使陳衆前、二魚亦分予衆、 四二皆食而飽、 四三拾其餘餅及賸魚、盈十二筐、 四四食者約五千、 四五主卽廹令宗徒登舟、先往彼岸、泊於薩伊達、己欲辭衆後行、 四六迨辭衆、爰往山中祈禱、 四七旣暮、舟在海中、惟主在岸、 四八見宗徒鼓擢甚苦、因風逆、時約四更、己履海就彼、意欲越之、 四九宗徒見主履海、以為怪異而呼、 五十因衆見之而懼、主卽與言、謂之曰、安爾心、是我、毋懼、 五一遂登舟、風息、衆心驚訝、不勝奇異、 五二因前分餅事、未測其奧、心頑故、 五三旣濟、至尼薩列地、泊岸、 五四下舟後土人卽識之、 五五遂馳告附近、乃有牀舁病者、聞伊伊穌所在、徧就之、 五六凡主入或鄉、或邑、或村、皆置病者於市、第求許捫主衣邊、捫者無不獲愈、

第七章

耶魯薩利來之發利及數學士集就伊伊穌見其數門徒不潔、卽未盥手食、腹非之、 發利伊屋曡亞士庶、咸依古俗、未盥手弗食、 又自市歸、未洗濯弗食、且所守更有多端、若杯爵銅器牀亦洗、 於是發利及學士等問主曰、爾門徒何不遵古俗、手未盥而食、 主曰伊薩伊亞預言、指爾係偽善者誠是、其載曰此民口則敬我、心則遠我、 然以人所教所命傳人、是徒敬我云、 因爾曹棄天主誡、而守人遺傳、卽洗杯爵等、類此行甚多、 又謂之曰、廢天主誡、為執爾遺傳善乎、 摩伊些曰、孝敬爾父母、又曰、詈父母必處死、 十一惟爾則曰、若人對父母云、親需於我之物适爾望、譯卽已獻主則可、 十二可知爾不許人奉事厥父母、 十三乃故廢天主誡命、特守爾立遺傳、爾行多類此、 十四主乃呼衆曰、宜聽而悟、 十五自外入人者、不能汚人、自其內出者、乃能汚人、 十六凡有耳者為聽用、宜聽之、 十七主離衆入室時、門徒問斯譬、 十八主曰、爾亦駑鈍至此、豈不知自外入人者、不能汚人、 十九因入非於心、乃於腹、出而下、則因之別滓穢與食物、 二十續曰、由人內出者能汚人、 二一蓋自其內卽由心出、如惡念、姦淫、苟合、兇殺、 二二偸盜、貪婪、惡毒、詭騙、蕩肆、嫉視、謗主、驕傲、狂悖、 二三凡此惡行、皆由內出、是汚人、 二四主離彼至提爾西東境、入一室、弗欲人知而不得隱、 二五因有婦其女患魔、聞伊伊穌名來伏其足前、 二六其婦乃外族西羅肥尼伊人、求主驅魔離其女、 二七主謂之曰、容兒曹食飽、若先取兒曹餅投狗非宜、 二八婦對曰、主言誠然、第兒曹几下遺屑、狗亦得食、 二九主謂之曰、歸、卽因此言、魔離爾女、 三十婦歸、見魔已出而女偃息卧具、 三一主復去提爾西東境、經曡喀坡戛利列亞海、 三二有攜聾而口吃者、就主求手撫、 三三主引之離衆至傍、以指探其耳、唾而捫其舌、 三四抑天歎語之曰、耶發發、譯卽開、 三五其耳卽聰、口吃卽啟而言清、 三六主戒彼衆毋告人、然益戒而益播揚、 三七衆不勝驚異曰、其為皆善、使聾者聽、啞者言、

第八章

當日廣衆雲集而乏食、伊伊穌召宗徒曰、 我憫衆偕我已三日、今乏食、 儻使饑旋、恐途閒憊、因有遠來者、 宗徒對曰、此曠野、何由得餅飽之、 主問曰、爾有餅幾何、對曰、七、 主命衆卧地、取七餅讚揚後、擘而予宗徒、使散於衆、因散之、 又有些須小魚、主降福後、亦使陳之、 皆食而飽、拾餘屑七筥、 食者約四千、主乃使衆散、 遂與宗徒登舟、至瑪砮發境、 十一發利等出詰之、求從天奇蹟、欲試伊伊穌十二主心中太息曰、此代胡求奇蹟、誠告爾、不以奇蹟予此代必矣、 十三於是置之、復登舟往彼岸、 十四門徒忘攜餅、至舟中惟一餅、 十五主戒伊等曰、謹防發利酵、與伊羅酵、 十六門徒相議曰、是殆為忘攜餅、 十七主知之曰、曷以忘攜餅議、爾猶未知未悟、而心尚頑耶、 十八爾有目不能視、有耳不能聽、亦不憶乎、 十九我擘五餅分五千人、爾拾餘屑盈幾筐、對曰、十二、 二十又七餅分四千人、爾拾餘屑盈幾筥、對曰、七、 二一遂語之曰、何尚不悟、 二二薩伊達有攜瞽就主求捫之、 二三主執瞽者手、攜出鄉外、唾其目、手撫之、問其有所見否、 二四瞽者開視曰、我見行人若樹、 二五復撫其目使其視、遂得愈、明察庶物、 二六遣歸、戒曰、毋入此村、亦毋告此村人、 二七主與門徒往肥利薩利諸鄉、途閒問門徒曰、人以我為誰、 二八對曰、或以為授洗伊望或以為伊利亞、或以為先知之一、 二九主問曰、至爾曹以我為誰、曰、爾乃三十主戒宗徒毋以之告人、 三一乃教之曰、人子必至受多苦、為長老司祭首學士等所棄、且見殺、而第三日復活、 三二主且明言此、然就而駮之、 三三主顧門徒斥曰、薩他那退、因爾不體天主意、乃人情、 三四遂召衆及門徒曰、欲從我者、當克己、負己十字架從我、 三五凡欲保全其命者、反喪之、為我及福音致命者、必保全之、 三六蓋天下歸己而失靈者有何益、 三七抑將以何贖己靈、 三八因於此好淫喜惡之代、恥我及恥我言者、人子承父榮、偕天神臨時、亦必恥其人、

第九章

又謂伊等曰、誠告爾、立此有數人、未死先、克見天國顯德臨、 越六日、伊伊穌惟攜亞适伊望、率之登高山、於其前忽易己容、 其衣燦爛、皎白如雪、世漂工之巧、亦不能潔白若是、 伊利亞摩伊些共見、與伊伊穌晤語、 謂主曰、、我儕在此善矣、容我建三廬、一為爾、一為摩伊些、一為伊利亞因不自知復云何、蓋宗徒懼甚而心馳、 適雲見蔽之、有聲自雲出曰、此我愛子、宜聽之、 宗徒仰視、不見他人、惟伊伊穌下山時、主戒之曰、人子未復活先、毋以所見告人、 宗徒念駐斯語、互詢復活何意、 十一因問主曰、學士等何言伊利亞應先至、 十二主謂之曰、誠然、伊利亞應先至、振興諸事、而人子亦必受多苦、為人辱、誠如聖經指彼所載、 十三然吾語爾、伊利亞已至、而人任意待之、亦如聖經指彼所言、 十四及至門徒所、主見衆環之、學士與辯論、 十五衆見主異甚、趨前加禮、 十六主問學士曰、爾曹與辯論何事、 十七中有一人曰、師、我子為啞魔憑、今攜之就爾、 十八每祟時、傾跌流涎切齒、使枯槁其形、請爾門徒逐之不能除、 十九主曰、噫、不信之代、我偕爾尚有幾時、忍爾尚有幾時、可攜子就我、 二十遂攜至、魔甫見主、卽播弄其子仆地、輾轉流涎、 二一主問其父曰、患此幾時、對曰、自孩時、 二二屢投水火、欲殤吾子、儻爾能少挽憫而助我、 二三主曰、如爾能信雖少、於信者無不能、 二四其父卽垂淚呼曰、主、我信、祈助吾信未足處、 二五主見衆趨集、叱魔曰、啞聾魔、我命爾出、毋許再入、 二六魔號呼播弄之甚、乃出、其子殆若死、致多人謂其子已死、 二七主執其手提之、遂起、 二八主入室時、宗徒竊問曰、何吾儕不能逐之、 二九主曰、非祈禱守齋、此類不能見出、 三十於是去彼、伊等過戛利列亞、主不欲人知、 三一因示宗徒曰、人子將見賣予人被殺、被殺後第三日必復活、 三二然宗徒未達斯語、又弗敢問、 三三喀撇爾那屋、在室時、問宗徒曰、爾途閒私議者何、 三四宗徒默然、因途閒爭長、 三五主坐、召十二徒謂曰、欲為先者、當在衆後、為衆役、 三六遂取幼童立衆中、抱之曰、 三七凡因我名、收養如此幼童之一、卽收養我、收養我者、非收養我、實收養遣我者、 三八伊望言於主曰、師、我儕見一人、不從我行、而以爾名驅魔、故禁之、為其不從我行、 三九主曰、毋禁、未有用我名行異事、未幾而輕誹我者、 四十凡不攻爾、皆向爾者、 四一凡因我名、以一杯水飲爾、特以爾為徒、誠告爾、彼必不失賞、 四二凡引此信我幼童陷罪、寧磨繫其人頸投海為益、 四三儻爾一手引爾陷罪、則斷去之、寧殘缺入常生、毋兩手下恩那不滅火處、 四四在彼其蟲不死、其火不滅、 四五儻爾一足引爾陷罪、則斷去之、寧跛足入常生、毋兩足見投恩那不滅火處、 四六在彼其蟲不死、其火不滅、 四七儻爾一目引爾陷罪、則剌之、寧一目進天國、毋兩目見投滿火恩那四八在彼其蟲不死、其火不滅、 四九因凡人必以火見鹽、卽祭物、亦必以鹽見鹽、 五十鹽誠善、鹽失鹹、何以復之、爾曹內宜有鹽及相和、乃可、

第十章

主去彼、經伊沃爾當外、至伊屋曡亞境、衆復集就、主依常教誨伊等、 發利等欲試主、就問曰、人出妻可乎、 主謂之曰、摩伊些戒爾云何、 對曰、摩伊些許寫離書出之、 主曰、摩伊些因爾心頑、故立斯命、 而造物始、天主造男女、 故人離父母、 膠漆其妻、二人成為一體、至不復為二、而成一體、 可知天主偶者、人不可分之、 在室時、宗徒復問此事、 十一主曰、凡棄妻他娶、淫行、 十二妻棄夫他適、亦淫行、 十三有攜幼童就主求撫、而宗徒禁攜之者、 十四主見之、慍而謂曰、容兒曹就我、毋禁、因天國實屬如是人、 十五誠告爾、凡受天國、不如幼童者、不得入、 十六乃一一抱之、手撫而降福、 十七主起程時、有人趨前跪問曰、至善師、我當何為、得常生、 十八主曰、胡以至善稱我、至善者、獨一天主、 十九夫諸誡爾所知、毋行淫、毋殺人、毋偸盗、毋妄證、毋欺侮、孝敬爾父母、 二十對曰、師、此諸誡、我自幼盡守、 二一主視之愛其人、謂之曰、爾猶虧一、可往鬻所有濟貧、則必得財於天、且來負十字架從我、 二二其人聞言色沮、愀然而去、貲厚故、 二三主環視謂衆徒曰、有財者、入天國誠難、 二四衆徒因其言而驚異、主乃續曰、小子哉、惟恃財者、入天國良難、 二五駝穿鍼孔、較富人入天國猶易、 二六衆徒益驚異、相謂曰、然則誰能得救、 二七主目之曰、人力固不能、非天主力可比、因天主無不能、 二八請曰、我儕舍一切從爾、 二九主曰、誠告爾、凡人因我及福音、舍屋宇、弟兄、姊妹、父母、妻子、田疇、 三十今世卽有窘廹艱難候、未有較屋宇弟兄姊妹父母子女田疇、而不獲百倍、及來世不得常生者、 三一然先者多將為後、後者將為先、 三二途間往耶魯薩利時、主前行、衆徒從、心鬰不安、主召十二徒、復言己將遇之事、曰、 三三我儕向耶魯薩利、人子將見賣予司祭首學士等、彼將定以死罪、解予異邦人、 三四凌辱之、鞭扑之、唾之、殺之、而第三日復活、 三五捷韋曡子、亞适伊望、就主曰、師、我儕有求於爾、願爾成之、 三六主曰、爾欲我何為、 三七對曰、於爾榮、准我儕坐於爾一右一左、 三八主曰、爾求者自不知、我飲之爵、爾能飲乎、我受之洗、爾能受乎、 三九對曰、能、主曰、我飲之爵、爾將飲、我受之洗、爾將受、 四十但坐我左右、非我得予、有備位予膺受者、 四一十徒聞之、慍亞适伊望四二主召之曰、萬民稱為君者、隨欲主民、而其為大者、亦以權臨民、爾所知、 四三至爾曹則不可若是、爾中欲為大者、必使自為爾役、 四四欲為首者、必使自為衆僕、 四五因人子至、亦非役人、乃役於人、且舍生為多人贖、 四六乃入耶利、迨主與門徒及大衆出城時、有瞽名瓦爾提梅、係子、坐乞道旁、 四七那匝列伊伊穌至、呼曰、伊伊穌達微裔、矜憐我、 四八衆令默、彼愈呼曰、達微裔、矜憐我、 四九主止、令人召之、遂召瞽者曰、速起、呼爾、 五十瞽者棄外衣、起就主、 五一主問曰、爾於我何求、瞽者對曰、屋尼、我欲得見、 五二主曰、往哉、爾信、愈爾、遂得見、亦隨主於道、

第十一章

耶魯薩利微發伊微發尼亞依青果山下、主遣二宗徒、 謂之曰、爾往直前之村、入則遇小驢縶、從未經人乘者、可解牽來、 儻有人問爾為何行此、宜應云、主需、彼必許、 宗徒往、果遇小驢縶門外歧路間、卽解之、 旁立數人問曰、奚為、解驢何為、 門徒如命對、遂許之、 乃牽驢就主、置衣於上、主遂乘之、 有多人以衣鋪地、或削樹枝布途、 前後導從者呼曰、沃桑那、因主名來者、實滿被讚揚、 吾祖達微之國、因主名來者、實滿被讚揚、自上臨下之沃桑那十一主進耶魯薩利、入堂、環視諸物、因時旣暮、遂偕十二徒出、往微發尼亞十二次日去微發尼亞時、主饑、 十三遙見無花果樹、葉甚密、往就尋實、惟見葉、蓋果期未至、 十四主謂樹曰、今後無人食爾實、門徒亦聞之、 十五旣至耶魯薩利、主入堂、逐其中諸貿易者、翻兌錢者几、鬻鴿者凳、 十六並弗許攜俗具過堂、 十七乃訓示之曰、經有云、我室實為諸民祈禱室、爾曹以之為盗窟耶、 十八學士司祭首等聞此、謀何以殺之、因懼主、緣衆欽異其教、 十九旣暮、主出邑、 二十來朝、經過無花果樹、見其至根盡槁、 二一憶及前言、問曰、請觀爾詛之樹、已槁、 二二主謂伊等曰、 二三當信天主、誠告爾、凡命此山、移去投海、而心不疑、實信其言必成、則言可成、 二四吾語爾、祈禱時、無論何求、信其可得、則必得、 二五惟爾立禱時、如人有負於爾、宜免之、卽在天爾父、亦免爾過、 二六儻爾不免之、在天爾父、亦不免爾過、 二七復至耶魯薩利、主行於堂時、司祭首學士族長等就之、 二八謂曰、爾何權行是、誰賜爾此權行是、 二九主曰、我亦有一言問爾、請答我、我乃告爾以何權行是、 三十伊望授洗、由天、抑由人、可答我、 三一彼衆竊議曰、若云由天、彼必曰曷不信、 三二而云由人、則又畏民、蓋民皆意度伊望誠先知、 三三遂對曰、不知、主曰、我亦不告爾何權行是、

第十二章

遂以譬語伊等曰、有人樹萄園、環以籬、掘酒醡、建高樓、租予圃人、遂往、 及期、遣僕、就圃人取園中果、 圃人執而扑之、使徒手返、 復遣他僕、圃人又石傷其首、凌辱逐之、 又遣僕、圃人殺之、後多僕、或扑或殺、 已而尚有愛子一、遣之去、意謂見我子或愧、 乃圃人私議曰、此乃嗣業子、乘此殺之、業必歸我、 遂執殺之、棄園外、 園主復奚為、必至處圃人以極刑、園乃轉租他人、 經云、工師所棄石、成為隅首、 十一此主成之事、我目而奇之、此語、爾曹未讀乎、 十二司祭首等、覺其設喩指己、欲執之、第畏衆、置而去、 十三遂遣發利伊羅等數人、欲卽其言羅之、 十四乃就主曰、師、我知爾乃公誠、不偏視人、因不貌取人、而以无妄傳天主道者、納稅薩爾、宜否、納、抑不納、 十五主知其詐、遂曰、何探試我、取金錢一、予我觀、 十六遂取至、主曰、是像與號為誰、對曰、薩爾十七主曰、屬薩爾物、宜納薩爾、屬天主物、宜獻天主、衆奇之、 十八薩督耶等、素言無復活者、就而問曰、 十九師、摩伊些誡示我云、若兄死、遺妻而無子、弟當娶其妻、生子嗣之、 二十今有弟兄七、長兄娶妻無子死、 二一其次娶之、亦無子死、其三亦然、 二二如是、七人娶之、皆未遺子、嗣婦亦死、 二三至復活時、伊等復活、則此婦當為誰妻、蓋七人皆娶之、 二四主謂之曰、爾殆不識經旨、及天主鴻能、遂謬妄若是、 二五夫復活時、不嫁不娶、乃在天度生如天神、 二六論死者必復活、有摩伊些書載、主於棘中謂之曰、我乃主、伊薩阿主、亞适主云、爾豈未讀、 二七然天主非死者主、乃生者主、故爾曹謬甚、 二八時有一學士、聞其辯論、又見主應對甚善、就而問曰、何為諸誡首、 二九主曰、諸誡首云、民聽之、天主卽我等主宰、乃獨一主、 三十又當盡全心願、全靈性、全才智、全力量、愛天主、爾主宰、此首誡、 三一其次、猶首誡、乃愛相近者如己、他誡未有大於此者、 三二學士曰、善哉師言、天主惟一、其外無他、誠然、 三三苟全心願、全靈性、全才智、全力量、以愛之、並愛相近者如己、實重越諸全燔及各祭祀、 三四主見其應對實善、乃曰、爾離天國不遠、自是無敢問之者、 三五主於堂教誨時曰、學士何言達微裔、 三六達微因聖神而言曰、天主謂我主云、坐我右、迨我將置爾仇為爾足凳、 三七達微旣稱為己主、又何言為伊裔、衆皆樂聞主訓、 三八主訓之、且曰、謹防學士等、乃好衣長服、喜街市問安、 三九會堂高位、席閒上座、 四十然并吞嫠貲、且佯為久祈者、其受審必尤重、 四一主對堂匱坐、見衆以錢投匱、諸富者亦以多金輸匱、 四二有一貧嫠至、輸半釐錢二、卽一釐、 四三主乃召門徒曰、誠告爾、此貧嫠輸金、較衆輸為多、 四四蓋衆以羡餘輸、此嫠不足、而盡輸所有、是以全業獻、

第十三章

主出堂時、徒中之一曰、師、請觀斯石若何、斯宇若何、 主謂之曰、爾觀斯宇大、此將盡圮、至不遺一石於石上、 迨主於青果山、對堂坐、亞适伊望、竊問曰、 請示我等、此事何時應有、成之日有何兆、 主謂之曰、愼毋被人惑、 將有多人、冒我名來、云卽我、至惑多人、 爾旣聞戰鬬風聲、毋懼、此事必有、惟末期未至、 民將攻民、國亦攻國、隨在地震、饑饉變亂將錯見、此乃災害始、 爾當自謹、蓋人將解爾公廨會堂、並扑爾、且為我故、立爾侯王前、為之證、 福音亦必先傳萬民、 十一曳爾解爾時、毋先慮、毋預籌何以言、斯時惟予爾之言、爾應言、蓋非爾自言、乃聖神、 十二兄與弟將互解致死、父於子亦然、以及子女攻父母殺之、 十三爾因我名、見憾於衆、惟至終能忍者、得救、 十四迨爾見先知達尼伊所言、殘賊可惡物、立不當立之地、讀者宜致思、此際、在伊屋曡亞者、當避於山、 十五在屋上者、毋下入室取家具、 十六在田者、毋歸取衣、 十七當日妊婦乳婦、其苦禍尤甚、 十八宜祈禱、免爾逃避遇冬時、 十九因是時苦厄、計自天主造物始、至今、未曾有、後亦無之、 二十若主不稍減其日、屬肉軀者、無一得救、惟因伊選之選衆、天主稍減其日、 二一時有告爾者曰、在此、或曰在彼、毋信、 二二因將有偽、及偽先知羣起、施奇蹟異事、雖選衆亦殆將受惑、 二三愼旃、我悉與爾先言矣、 二四患難後、日晦月弗施光、 二五天星隕、天能力、亦皆震動、 二六是時將見人子、以鉅權盛榮乘雲來、 二七遂遣天神、集厥選衆於四方、從地極、至天涯、 二八當思無花果樹、枝柔葉萌、則知夏近、 二九爾如見彼諸兆、亦當知近及門矣、 三十誠告爾、此代未逝、事皆得成、 三一天地可廢、我言必不可廢、 三二至彼日、彼時、人不知、天神亦不知、子亦不知、惟父知之、 三三詳觀之、宜儆醒祈禱、因爾不知其確期、 三四譬一人將遠遊時、委權於僕、各有所司、命閽者儆醒、 三五故宜儆醒、因不知家主何時至、或昏暮、或半夜、或鷄鳴、或平旦、 三六恐突如其來、遇爾寢、 三七且我諭爾者、亦諭衆、卽宜儆醒、

第十四章

越二日、將值及除酵禮期、司祭首學士等、謀設何詭計、執伊伊穌殺之、 惟曰瞻禮期不可、恐民生亂、 主在微發尼亞、號癩者西孟家、席卧時、有婦以石瓶、盛至淨至貴那爾香膏來前、擊瓶、沃膏於主首、 有數人慍之曰、惡用是糜費此膏、 此膏鬻銀三百圓有奇、可濟貧、因慍之、 主曰、姑聽之、何為撓之、婦予我為者善、 夫貧者偕爾常有、欲善視之、隨時可得、若我、則爾不常有、 婦今所為、乃盡其心、彼預膏我躬者、備葬事、 誠告爾、普天下、無論何處、傳此福音、亦應述婦所行、為記之、 十二徒之一、喀利人、伊屋達、詣司祭首等、欲賣主予彼、 十一彼衆聞之甚喜、遂許以金、於是伺隙以主付之、 十二當除酵禮首日、卽殺羔時、宗徒問主曰、主欲何處食、我儕先往為爾備、 十三主遣二宗徒曰、爾往入城、遇挈水瓶者、從之、 十四入室、告其主人曰、師問我與諸徒食客廳安在、 十五彼將示爾大樓、陳設具備、可在彼備之、 十六宗徒往入城、果遇如所言、遂備十七旣暮、主偕十二徒至、 十八卧食閒主曰、誠告爾、爾中與我共食者一人、將賣我、 十九宗徒憂、以次問曰、是我乎、是我乎、 二十主曰、十二人中、與我同時蘸於盂者是、 二一蓋人子將逝、如經載、惟賣人子者有禍、其人不誕生實幸、 二二食頃、主取酵麫餅、降福擘之、予宗徒曰、取、食、斯乃我體、 二三又取爵、讚揚亦予之、衆徒皆飲、 二四主且曰、此乃我新遺詔血、為衆流者、 二五誠告爾、我直待飲新酒於天國日、不復飲此蒲萄汁、 二六旣而歌詠往青果山、 二七主謂宗徒曰、此夜、爾衆將受惑而離我、經云、我擊牧者、羊卽散、 二八然我復活後、將遇爾於戛利列亞二九曰、衆雖受惑、惟我不然、 三十主曰、誠告爾、今夜二次鷄鳴先、爾將三背我、 三一力言曰、卽與爾同死、我必不背爾、餘徒言亦如之、 三二至一小村、名西瑪尼亞、主謂宗徒曰、爾曹坐此、待我往禱、 三三遂攜亞适伊望行、己乃驚惶悲哀、 三四旣而曰、我心憂甚、瀕死矣、爾曹居此儆醒、 三五乃稍進、伏地禱之、祈斯時可免曰、 三六、父乎、爾無不能、祈使此爵過我、然莫從我欲、應承爾旨、 三七退見宗徒寢、謂曰、西孟、爾安寢、不能一時儆醒乎、 三八宜儆醒祈禱、免陷誘感、因神靈毅而形體疲、 三九復進禱、言亦如之、 四十返見宗徒仍寢、因目倦、伊亦不知所對、 四一主三返、語門徒曰、今尚寢且安、已矣乎、時至矣、人子見付罪人手、 四二起、偕行、賣我者近矣、 四三旋言未旣、十二徒之一伊屋達至、偕衆執梃與刃、自司祭首族長學士等處來、 四四賣師者、先約號曰、吾接吻者是、可執而愼曳之、 四五卽就主曰、、遂與主接吻、 四六衆舉手執之、 四七旁立一人、拔刃、擊司祭首僕、削其耳、 四八主謂衆曰、爾以梃與刃來執我、若捕宼然、 四九我日偕爾於堂教誨、爾不執我、然經載者宜應、 五十時諸徒置之奔散、 五一一少者、裸而被枲布從主、兵卒執之、 五二少者遂棄枲布、裸而奔、 五三衆曳主、至司祭首前、其處他司祭首族長學士等、已咸集、 五四遠從主、至入司祭首院、與吏同坐向火、 五五司祭首及諸公會、尋證攻主、欲殺之而弗得、 五六蓋妄證者雖多、所證皆不足、 五七後有數人起、妄證曰、 五八我儕嘗聞其言云、此堂乃人力建、我將毁之、三日別建一堂、非人力建者、 五九此證亦為不足、 六十時司祭首立於中、問主曰、爾何默不答、抑不聞此人攻爾之證、 六一而主默不措一語、司祭首復問曰、爾實滿被讚頌者子、否、 六二主曰、是我、爾且將見人子坐大權者右、乘雲來、 六三司祭首忽卽自裂衣、曰、奚用尋別證、 六四爾衆已聞其謗主、爾意如何、衆皆擬置之死、 六五時或有唾之者、或掩其面、掌擊之、曰、試猜、諸僕亦有手批其頰者、 六六在下、卽院內、時司祭首一婢至、 六七向火、目之曰、爾亦偕那匝列伊伊穌者、 六八不承、曰、我弗知、且不識爾云何、遂出至外院而鷄鳴、 六九婢復見之、語旁立者曰、彼乃其黨、 七十又不承、頃之、旁立者語曰、爾誠其黨、因爾乃戛利列亞人、係其方言、 七一詛且誓曰、爾言者、我不識、 七二鷄復鳴、忽憶主言、二次鷄鳴先、爾將三背我、遂出而涕泣、

第十五章

詰朝、司祭首族長學士等、與公會速議、卽繫伊伊穌曳而解於批拉批拉問主曰、爾實伊屋曡亞國王否、主曰、爾言之、 司祭首等多端訟之、 批拉復問曰、爾何竟不答、試聞證爾如此多端、 主仍不措一辭、至批拉奇之、 夫瞻禮期、總領向釋一囚、任衆欲、 時有名瓦拉者、係連結作亂時、曾殺人、今與其黨繫獄、 衆厲聲求依常俗行、 批拉語之曰、爾願我釋伊屋曡亞國王乎、 蓋深知司祭首等媢嫉主而解之、 十一司祭首等唆衆、不如求釋瓦拉十二批拉復語衆曰、然則爾所謂伊屋曡亞國王、欲我何以處之、 十三衆復呼曰、刑之、 十四批拉曰、彼行何惡、衆愈呼曰、刑之、 十五批拉欲順民心、乃釋瓦拉、遂鞭伊伊穌、任釘於刑架、 十六士卒曳主至院內、卽公廨、遂會全營、 十七以紅袍衣主、並編棘冠冠之、 十八禮之曰、伊屋曡亞國王福安、 十九而以籐擊其首、唾其面、又曲膝拜之、 二十戯畢、解紅袍、衣故衣、曳往刑之、 二一涅亞人、名西孟、卽阿列、及父、由田閒來、衆强之代負伊伊穌刑架、 二二攜主至國發譯卽額顱處、 二三飲以藥酒、主弗受、 二四釘刑架卒、鬮分其衣、以觀孰得、 二五主被釘際、乃第三時、 二六刑架上懸有橫額、標其罪曰、伊屋曡亞國王、 二七與主同時、亦釘二盗、一在其右、一在其左、 二八是應經所謂、被人列於罪犯中、 二九過者詈之、搖首曰、噫、毁堂而三日能建者、 三十今宜自救、可由刑架下、 三一司祭首學士等亦譏之、相語曰、彼能救他人、不能自救耶、 三二國王、、今試由刑架下、使我見則信、同被釘者亦詬之、 三三第六時、徧地晦冥、至第九時亦然、 三四當第九時、主大呼曰、耶羅伊耶羅伊拉瑪薩瓦發尼、譯卽我主我主、何遺我、 三五旁立數人聞之曰、彼呼伊利亞三六有人疾走、以醯漬海絨、束於籐、飲主曰、姑聽之、俟觀伊利亞、至否取下之、 三七主復大呼、氣遂絕、 三八堂幔自上至下、裂為二、 三九立前之百夫長、見主如是呼而後氣絕、乃曰此誠天主子、 四十有數婦遠觀、中有瑪利、號達利那、同年少亞适伊沃西亞母、瑪利、及薩羅密亞四一卽先伊伊穌戛利列亞時、從而奉事者、又有同主至耶魯薩利多婦、 四二是日係備瞻禮、卽穌博他前一日、旣暮、 四三伊沃西阿利瑪斐亞人、現司樞密尊官、素係仰慕天國義士、至、毅然見批拉伊伊穌屍、 四四批拉伊伊穌死甚速、遂呼百夫長問曰、死已幾時、 四五及得其情、遂准伊沃西取屍、 四六伊沃西市枲布、請屍下裹之、葬於鑿磐墓、轉石於墓門、 四七瑪利、號達利那、及伊沃西亞瑪利、皆觀安葬處、

第十六章

穌博他、號達利那瑪利、及亞适瑪利薩羅密亞、市芬芳品、為往傅伊伊穌瞻禮第一日、早起、日初出、適墓、 相謂曰、誰為我移墓門石、 蓋其石甚巨、偶望見石已移、 乃入墓、見一少年、衣白衣、坐於右、婦甚驚異、 少年曰、毋驚、爾尋被釘刑架那匝列伊伊穌、彼已復活、不在此、此卽伊葬處、 可往告其徒、與言、主將遇爾等於戛利列亞、彼處得見之、如其曩與爾言、 婦出急趨、戰慄驚駭、一言亦未告人、因懼故、 主復活於瞻禮第一日平旦、先見於瑪利達利那、昔主驅七魔離女、卽此婦、 伊遂往告、昔隨主今哀慟之宗徒、 十一衆聞主復活、婦已見之、皆弗信、 十二厥後、有二徒適村、行時、主另顯見於伊、 十三二徒歸、告餘衆、亦弗信、 十四已而十一徒席卧閒、主顯見、且責其不信及心頑、為不信見己復活者、 十五乃謂衆徒曰、爾曹往普天下、傳福音於萬民、 十六信而領洗者得救、不信者、將定罪、 十七信者將有奇蹟從之、卽能因我名驅魔、言新語、 十八操蛇飲毒無傷、撫手病人得愈、 十九主言竟、升天、坐於天主右、 二十宗徒往四方傳教、主相之、以奇蹟、徵其所傳道、阿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