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us Taiwan

Orthodox/Acts

From 耶穌台灣

伊望 新遺詔聖經
宗徒行實
亞适

宗徒行實

傳福音宗徒魯喀

第一章

斐沃肥乎、我於伊伊穌行事誨人、 及降諸諭、予託聖神選徒、自始迄升天日、 卽主受難後、以多確據予諸徒、顯己係生、經四旬屢見宗徒、詳解天國道、歷歷備載前書、 旋集諸徒、命曰、毋離耶魯薩利、敬候父許、卽爾曾聞於我者、 伊望授洗以水、惟爾越數日、受洗以聖神、 是諸徒會集、問主曰、主、振興國、殆此時乎、 主謂之曰、父權定日期、非爾宜知、 惟聖神臨時、爾獲有能力、且為我作據於耶魯薩利、徧伊屋曡亞薩瑪利、至地極、 言畢、當衆前上升、有雲托之、至不見、 主上升頃、徒衆仍注目向天、倏有二白衣者見、 十一曰、戛利列亞人、胡尚立仰天、此已別爾升天之伊伊穌、依爾見如是升天、後必如是復來、 十二諸徒由青果山歸耶魯薩利、此山距聖城、約穌博他行程、 十三至則登樓、在彼同居、有若亞适伊望肥利佛瑪瓦爾佛羅梅亞适西孟濟羅、及亞适伊屋達十四偕數婦、及伊伊穌瑪利、與其弟兄、皆一心專務祈禱、 十五是日門徒集者約百二十人、立其中曰、 十六弟兄乎、昔聖神藉達微口預言、指伊屋達、卽引人執伊伊穌者、其經應矣、 十七夫斯人曾與我同列、共任此奉事職、 十八乃以不義價購田、其身旣落、腹裂腸流、 十九耶魯薩利居民悉知之、故方言呼其田、曰阿耶達瑪譯卽血田、 二十聖詠有云、其屋宜曠、無人居、又云、所督職、宜他人任、 二一故於衆、有與我輩習見主伊伊穌往來事蹟者、 二二卽自伊望授洗日起、至伊伊穌升天日止、常偕我儕中、宜選一人、為共證吾主復活、 二三乃舉二人、其一伊沃西、別名瓦爾薩瓦、今又名伊屋斯特、其二名二四衆虔祈曰、洞鑒人心主、祈示我於斯二人、爾擇誰、 二五以承此奉事位、與宗徒職、卽彼往其所之伊屋達所遺職位、 二六於是鬮得遂與十一徒同列、

第二章

時屆五旬瞻禮、衆徒仍一心同在、 倏自天有聲、如奮迅風、充其所在室、 遂見分舌形如火、降各人頂、 衆乃滿聖神、能言異方言、悉依聖神所賜、 適有虔敬之伊屋曡亞人、自天下諸國、至耶魯薩利其風聲甫作、廣衆趨集而惘然、因各聞諸徒、皆依彼處方言而語、 衆瞢而異之、相謂曰、此言者、非皆戛利列亞人乎、 乃聞其語、何竟如我各處所生方言、 夫我衆有係葩爾斐亞密底亞耶拉羋莎坡他密亞伊屋曡亞喀葩多伊阿西亞旁肥利亞耶伊、及鄰涅亞利微亞等諸方人、並來自之旅、或係伊屋曡亞本族、或他族進教者、 十一又有自阿拉微亞來者、聽伊等咸以我各處方言、而榮天主盛事、何歟、 十二衆因瞢然猶豫相問曰、斯何為、 十三有戲之者曰、其人酣甜酒耳、 十四與十一徒、立而揚言曰、伊屋曡亞耶魯薩利居民、悉宜知、咸聽我言、 十五此衆非醉、非如爾臆度、蓋天方第三時、 十六昔先知伊沃伊曾預言卽此、 十七其言曰、末日、我將以我神注萬人、俾爾子女言未來事、幼者見異觀、老者感夢兆、 十八卽日、我將以我神注我僕婢、使言未來事、 十九我將示異見於天、顯奇蹟於地、若血若火若烟、 二十日變晦冥、月為血色、皆在主赫且顯日之先、 二一凡呼主名必得救云、 二二人、請聽斯言、天主藉伊伊穌那作雷、行諸異事異見奇蹟、爾胥知之、此係由天主於爾中為證、 二三且今依其預鑒定旨而被解者、爾輩取之、假法外人手、釘於刑架、 二四乃天主釋其死縲、命之復活、因死不能久繫之、 二五達微曾指之曰、我觀主恆在我前、因主居我右、俾我不搖動、 二六是以我心喜舌悅、至我體安於壙而有望、 二七因爾不遺我靈於地獄、不俾爾聖者見朽壞、 二八爾已賜我識生諸道、將以爾顏使喜滿我心、 二九弟兄乎、容我明告爾、大祖達微死而葬、至今境內其墓猶存、 三十伊旣為先知、知天主曾有誓約、日後由其裔中依肉軀舉生、使居其位、 三一彼預知復活、故謂其靈不遺於地獄、其身不見朽壞、 三二卽以此伊伊穌、天主使之復活、我儕皆為此蹟作證、 三三彼旣承天主右手升舉、及受父許聖神後降注斯、乃爾曹共見聞、 三四達微固未升天、而當時曾引天主謂我主云、坐我右、 三五迨我將置爾仇為爾足凳、 三六然則舉家、宜確知天主以爾曹所釘伊伊穌、立其為主、為三七衆聞之中心感傷、遂問與諸宗徒曰、弟兄乎、我等宜何為、 三八謂之曰、宜改悔及因伊伊穌名、各領洗、冀得罪赦、則可受聖神恩賞、 三九因所許者、屬爾曹、與爾子女、及諸遠支、並天主我主宰願召之衆人、 四十復以多言為證、勸之曰、爾曹宜自救、離此蕩世、 四一是以嘉納其言者、咸領洗、是日進教者約三千、 四二皆恆受宗徒訓、如睦如一、擘餅祈禱、 四三衆民敬畏之、宗徒多行異事奇蹟、於耶魯薩利四四信者恆集、所有皆為公用、 四五且鬻物產、衆有所缺予之、 四六逐日一心上堂、於家亦擘餅、以歡以誠進食、 四七讚美天主、並深獲民愛戴、主且徐引得救者、日入其會、

第三章

晝第九時、伊望往聖堂祈禱、 適舁生而足弱者、日倩舁置堂門、卽朱門、為求入堂者施濟、 彼見伊望將入、向乞、 二宗徒目之曰、視我儕、 足弱者注視、望有所得、 曰、金銀我無、但以有者予爾、卽因那作雷伊伊穌名、爾起行、 遂執其右手起之、其膝踁乃健、 卽踊立能行、尾宗徒入堂、行且踊、而讚美天主、 其行及讚美天主、衆皆見之、 共識為素坐聖堂朱門求濟者、其駭異其所遇、 十一且因得愈者依伊望、故衆心奇異、而趨就之於莎羅孟廊、 十二見之謂曰、人、胡以此為奇注視我、似我等以己才能、或虔誠、致此人能行、 十三伊薩阿亞适主、乃我祖之天主、光榮己子伊伊穌卽爾曹所解、批拉擬釋時、爾曹面違者、 十四爾背聖且義人、反求釋兇徒、 十五而殺司生宰、今天主卽使斯人復活、茲事我儕為證、 十六今賴信伊伊穌名、卽因其聖名、使爾所見所識者健勁、特由伊伊穌所賜信、愈此人於爾衆前、 十七然我確知爾弟兄、及爾有司行此、皆出不知、 十八天主託其諸先知口曾預言、必如是被害、今如是成之、 十九故爾宜改悔反於正、務求爾罪得銷、為主賜爾安舒日至、 二十且賚遣為爾預定之伊伊穌二一卽至天主藉先知自創世預言悉驗時、而天應接之者、 二二摩伊些語列祖云、天主爾主宰、於爾弟兄中、將挺生先知如我、宜聽其所語爾者、 二三凡生者不聽此先知、則滅於民中、 二四且溯薩木伊諸先知預言、亦悉指此日、 二五爾為先知及天主所賜列祖約命子、其謂曰、天下億兆將藉爾裔受福云、 二六天主旣使其子伊伊穌復活、則先遣之就爾、降福爾、導爾衆人人革去己惡、

第四章

二宗徒與衆民言時、司祭及字堂兵總、並薩督耶門人等就之、 怒其恆引伊伊穌事教民而傳復活道、 遂執之、且拘囚待旦、因時已暮、 然聽其道多有信從者、約五千人、 詰朝、有司族長學士咸集耶魯薩利中有司祭首昂那、同喀伊阿發伊望阿列及他司祭首族人咸在、 提二宗徒於前、訊曰、爾以何力何名行此、 滿被聖神、謂之曰、民之有司、長者、請聽、 今若問我儕施恩病人、卽因何得愈、 則爾曹與衆民、宜知那作雷伊伊穌卽爾釘於刑架、而天主所復活者、特以其名、使此人愈、之爾前、 十一夫彼乃爾係工師所棄石、而自成隅首、且欲求救贖、舍此別無、 十二蓋天下已賜衆使我等得救贖者、更無他名、 十三衆見伊望侃侃、且識其質樣未學、皆異之、乃徐悟其從伊伊穌者、 十四又見得愈者偕立、辭遂窮、 十五第令暫出會所、乃互議、 十六曰、將何以處斯人、因耶魯薩利居民、咸知其明行異事、致我儕弗能議其無、 十七然為阻其以此愈播衆、宜恐嚇伊等、俾毋以斯名訓人、 十八遂復召二宗徒、入戒切毋再以伊伊穌名、共論共訓、 十九伊望曰、爾曹自審、聽爾逾聽天主、天主前義乎、 二十蓋我儕親見聞者、不得不言、 二一有司無以譴之、又因畏百姓、第加恐嚇而釋之、蓋民見其所為、皆讚揚天主、 二二夫因異事得愈者年已愈四十、 二三二宗徒旣被釋、乃就同門、以司祭首族長等言告之、 二四伊等旣聞其言、皆同心高聲籲主、曰、天主、乃造天地海、與其中所載之主宰、 二五昔爾憑聖神、藉爾僕、我祖達微口、曾曰、異邦人、奚為擾亂、萬民奚為圖謀其虛、 二六列王奮起、羣伯咸集、議攻天主、及其云、 二七伊羅彭提批拉、與異邦人、同民、果集此城、攻爾所膏聖子、伊伊穌二八以成爾手爾謀所預定事、 二九今求主鑒彼恐嚇我等、賜爾僕侃侃傳爾道、 三十伸爾手醫人及託爾聖子伊伊穌名行奇蹟異事、 三一禱畢、所集處震動、衆復滿聖神、後遂侃侃言天主道、 三二信從之大衆、同心合志、且其諸物不謂己有、皆歸公用、 三三宗徒等力證主伊伊穌之復活、廣衆各被大恩寵、 三四其閒並無窮乏者、因有因宅者、皆鬻而攜其金、 三五置宗徒足前、人有所需、則分予之、 三六卽如列微族人、生於島、名伊沃西亞者、宗徒別名其為瓦爾那瓦、譯卽安慰子、 三七伊有田鬻之、挈金亦納宗徒足前、

第五章

又有名阿那尼亞者、與妻肥拉鬻己產、 私匿價數金、其妻與知、攜餘金置宗徒足前、 曰、阿那尼亞、胡容薩他那置欺蒙聖神計於爾心、而私匿田價數金、 田未售、非爾田乎、旣售、非爾金乎、萌此念奚為、爾非欺人、乃欺天主、 阿那尼亞聞之、卽仆而氣絕、聞者大懼、 時數少年起、殮屍、舁出葬之、 約三小時、妻亦入、未知其夫所遇、 向之曰、爾售田、價僅此乎、告我、對曰、然、止此、 曰、爾曹胡共謀試主神、葬爾夫者、足殆及門、亦必舁爾出、 婦立仆其足前、氣絕、及少年等入、見婦亦死、舁出葬其夫側、 十一全教會及聞者咸大懼、 十二宗徒於民閒、廣行奇蹟異事、信者一心集莎羅孟廊、 十三餘衆無敢近、衆民咸尊美之、 十四男女信主者益增、 十五至舁病者出衢、置於床或薦、冀過、其影或庇之、 十六鄰邑衆舁患病及負魔者、亦多就至耶魯薩利皆得愈、 十七時司祭首與其從人、素屬薩督耶異端者、滿嫉、 十八遂措手宗徒、下於牢獄、 十九而夜有天神啟獄門、攜之出、曰、 二十往立堂中、以此常生言訓民、 二一宗徒聞之、崇朝入堂教誨、時司祭首與從者至、召公會及族長、遣吏赴獄提宗徒、 二二吏至不見、反命、 二三曰、我儕至獄、見鍵閉甚固、守者近門立、乃啟門入視、闃其無人、 二四司祭首守堂兵總、並司祭等、聞之異甚莫解其由、 二五偶一人來告曰、爾繫之囚、現立於堂教民、 二六守堂兵總率衆役邀宗徒至、而非由强、懼民石擊、 二七迨攜至、立會所、司祭首詰之、 二八曰、我儕非嚴禁爾曹以此名誨人乎、爾反徧耶魯薩利播傳、豈欲被人血歸咎我、 二九及諸宗徒對曰、宜聽天主、甚於聽人、 三十爾懸於木所殺之伊伊穌、我祖之天主復活伊、 三一以己右手舉之為君宰、為救世主、特賜民改悔得罪赦、 三二我儕及聖神、係天主所賜信從者、皆為此事作證、 三三衆聞言、心幾裂、謀殺之、 三四時會中有發利人、名戛瑪利伊為教授師民夙尊者、離位令攜宗徒暫出、 三五乃向衆曰、等、宜愼處此人、 三六昔有名者出、自詡勝人、附者約四百、其見殺後、從者星散歸烏有、 三七厥後報名登籍時、又有戛利列亞伊屋達出、大惑衆心、迨彼甫亡、信從者亦皆流散、 三八今我語爾、宜姑舍是人、可聽之、設其所謀所為出於人、則必自毁、 三九若出於天主、則爾不能毁之、且恐或自逆天主、 四十衆然其言、召宗徒入、扑之、仍嚴戒毋以伊伊穌名誨人、遂釋之、 四一宗徒皆心喜而離會所、為因伊伊穌名幸受辱、 四二嗣每日或在堂或在各家誨人、傳伊伊穌福音無閒、

第六章

惟時門徒益多、有客外伊屋曡亞人、不悅伊屋曡亞土著者、因施濟日需、輕於彼嫠、 十二徒呼衆門人曰、我儕舍傳天主道、專務几筵、非宜、 故爾弟兄中、自擇有經練達、滿聖神、具智慧者七人、我等立之司此事、 我儕庶得專務祈禱、奉聖道、 衆皆悅其命、遂選鐵芳、滿於信及聖神者、又肥利霍爾尼喀諾爾提孟葩爾捫尼适賴、係安提沃伊人、異族新進教者、 共引立宗徒前、宗徒祈禱、手撫之、 此後、天主道增長耶魯薩利內、門人日益廣、及司祭中亦多有服信者、 鐵芳篤信多能、大建異事奇蹟於民閒、 時有屬利別爾廷異教衆、及涅亞阿列利伊、並阿濟亞學士等、突起、與鐵芳辯論、 而莫能勝其據智慧及感聖神之言、 十一乃使人布流言曰、我聞此人毁謗摩伊些及天主、 十二於是百姓與族長學士等聳動、因驟執之、曳至會堂、 十三設妄證者曰、伊毁謗此聖所、及法律不已、 十四我儕曾聞其言曰、那作雷伊伊穌、必毁此所、並改摩伊些所授例、 十五會堂中坐者皆目注鐵芳、見其儀容、嚴若天神、

第七章

時司祭首曰、果有是乎、 鐵芳曰、諸父弟兄請聽、昔我祖、未徙哈爾郎先、居羋莎坡他密亞時、榮光天主見、 謂之曰、出故土、離戚族、往我所示地、 大祖乃離曡亞哈爾郎、迨其父死、主移之爾現居處、 是時天主未嘗賜立足地、但許此地予彼及其裔為業、且此際大祖尚未有子、 天主亦謂之曰、爾裔將族異方、且為奴、歷困苦四百年、 又曰、彼異邦奴之者、我必訊責之、後爾裔將出彼、事我於此、 乃予割禮約、嗣伊薩阿至八日、行割禮、伊薩阿亞适亞适生我十二支列祖、 列祖深妒伊沃西、鬻於耶伊而天主偕之、 拯出諸難、賜智慧、俾得耶伊發拉歡心、封為總宰、攝政、兼司內務、 十一耶伊哈那昂徧處大饑且災甚、我祖絕糧、 十二亞适耶伊有積榖、遣我祖往、斯其初、 十三及復遣之時、伊沃西使弟兄識己、其家世乃聞於發拉十四伊沃西遂遣迎父亞适與戚族七十五人、 十五亞适耶伊、伊及我祖、俱終於彼、 十六歸櫬西耶、葬於西耶嗣、摩爾子孫地、係金購者、 十七夫天主誓許將成期愈近、我民居耶伊者、蕃衍愈多、 十八直至新君繼位、罔知伊沃西懋績、 十九彼乃陰謀我族、困若我祖、令棄其嬰、俾無存活、 二十摩伊些誕生、有天主前之美秀、育於家三月、 二一棄後、發拉女、收育為己子、 二二因之、摩伊些盡得耶伊學術、言行兼優、 二三行年四十、念及往視其弟兄、有權者、伊至耶魯薩利為崇拜、 二八今返、乘車、讀先知伊薩伊亞書、 二九聖神謂肥利曰、爾前往就此車、 三十肥利遂趨就、聞其所讀、乃先知伊薩伊亞書、問曰、爾讀者明乎、 三一答曰、不遇啟發者、烏能明解、遂請肥利共車、 三二適讀及經曰、其為人如羊被牽就殺、並如羔對翦毛者不鳴、其閉口亦然、 三三其被判如不足奇之人、而其來歷孰能盡解、莫視其生命為滅於地云、 三四宦官謂肥利曰、請問先知言此何指、指己、抑指人、 三五肥利乃啟口本此經、傳伊伊穌福音、 三六緩行至水濱、宦官曰、此有水、我領洗有何礙、 三七肥利曰、有全心之信、則無妨、答曰、我確信伊伊穌、乃天主子、 三八遂命停車、肥利偕宦官下水、乃授洗、 三九及出水時、聖神倏降宦官、旋有天神、攜肥利去、宦官不復見之、遂欣然就道、而肥利覺在阿作、遂巡行諸邑、傳福音、已而至薩利

第九章

烏勒仍蓄恐嚇殺主門徒心、親詣司祭首處、 求得權文、寄往達瑪斯克省諸會堂、准其凡遇男女奉此教者、則繫解赴耶魯薩利迨行近達瑪斯克倏自天有光環照之、 烏勒遂仆地、聞有聲呼曰、烏勒烏勒、何窘逐我、 曰、主為誰、答曰、我乃爾窘逐之伊伊穌、爾欲跣足踏刺、難矣、 烏勒戰且懼曰、主命我何為、諭之曰、起、入城、自有以宜行示爾者、 同行者惟聞聲不見形、咸立而噤、 烏勒起立、開目不能見、乃援其手、導往達瑪斯克失明三日、不飲不食、 達瑪斯克有門徒、名阿那尼亞、異觀中、主呼之曰、阿那尼亞、對曰、主、僕在此、 十一主曰、起、往於衢、名直衢、在伊屋達家、訪他爾人、名烏勒、彼現祈禱、 十二異觀中己見一人、名阿那尼亞、就之、手撫使復見、 十三阿那尼亞曰、主、我曾聞多人言此人於耶魯薩利曡加周爾聖徒、 十四至此、又持有司祭首權文、欲拘繫籲主名者、 十五主曰、往、彼乃我選之器、將攜我名、布於異邦人、及列王、並嗣、 十六我且將示之、彼必因我名受多少害、 十七阿那尼亞遂往、入其室、手撫之曰、吾弟烏勒、途閒見爾之主、伊伊穌、遣我、使爾復見、滿聖神、 十八其目忽有所脫、狀如鱗卽得見、遂起領洗、 十九且進食而健、後烏勒達瑪斯克與諸徒偕數日、 二十遂於會堂傳宣伊伊穌、為天主子、 二一衆聞奇之、曰、於耶魯薩利、殘害籲斯名者、非此人乎、至此、非仍特欲繫伊等解於司祭首乎、 二二烏勒志愈堅、辯勝居達瑪斯克伊屋曡亞人、明證伊伊穌、為二三久之、伊屋曡亞人决計殺之、 二四烏勒知其謀、且因彼衆晝夜伺於城門、為殺之、 二五故門徒乘夜、以筐自牆縋烏勒下、 二六遁至耶魯薩利、欲附門徒、然皆懼、不信其為徒、 二七瓦爾那瓦援之引見宗徒、備述途中主如何顯見、及與語、並如何於達瑪斯克、侃侃傳宣伊伊穌名、 二八自此烏勒耶魯薩利、得與門徒出入相交、侃侃傳宣主伊伊穌名、 二九亦與客外伊屋曡亞人、議論且爭辯、其人欲殺之、 三十弟兄知之、送伊至薩利、歸他爾三一然徧伊屋曡亞戛利列亞薩瑪利諸教會、皆享安、厥德益厚、行事畏主、恆乘聖神慰、人數增廣、 三二維時歷觀屬境、詣利達諸聖徒、 三三於彼遇人、名耶內、癱卧八年、 三四向之曰、耶內伊伊穌愈爾、起、整爾衾綢、耶內卽起、 三五利達薩隆居民、悉見之、而歸主、 三六伊沃批亞村有女徒、名他微發、譯卽黃羊、斯人素廣行善、博施民、 三七是時病死、浴屍停於樓、 三八利達伊沃批亞甚邇、門徒聞在彼、遣二人敦請、切屬來毋遲、 三九起、偕往、及至、人引登樓、衆嫠哭於側、且出他微發生時所製表裏諸衣予觀、 四十遂遣衆出、曲膝祈禱、向屍曰、他微發起、女卽啟目、見、遂坐、 四一手扶令起、召諸徒及嫠、以此女係復生、付之、 四二此事、舉伊沃批亞皆知、故人多信主、 四三伊沃批亞日久、恆於皮工西孟家、

第十章

薩利內、有名适爾尼利、乃伊他利亞營百夫長、 素虔誠、與舉家敬畏天主、博施民、恆於祈禱、 晝約第九時、伊於異觀、明見天神入室、呼曰、适爾尼利伊注視之、驚曰、主、何事、神曰、爾祈禱施濟、天主前已念及、 爾宜遣人往伊沃批亞、請西孟者、 現寓海濱皮工西孟家、彼將示爾言、爾遵行則爾及全家、皆得救贖、 天神去後、适爾尼利、乃召二僕、與侍卒中虔敬者一人、 悉以此述之、遂遣往伊沃批亞翌日、行近城、當第六時、升樓祈禱、 饑甚思食、備餐閒、神遊象外、 十一倏見天開、有物降前、狀如方袱、繫四角縋地、 十二內有諸般地上四足獸昆蟲天空飛鳥等、 十三且有聲謂曰、起、殺而食、 十四曰、主、否、凡物不潔及形惡者、我未嘗食、 十五聲復謂曰、天主潔者、毋以為汚、 十六如是者三、物復收於天、 十七方思所見異觀何取、忽适爾尼利遣使者訪西孟家已至、立門外、 十八呼問曰、西孟者、寓此否、 十九於尋思中、聖神謂曰、外有三人尋爾、 二十起下樓、偕往、毫毋疑、伊係我遣者、 二一卽下、出、見适爾尼利遣尋之者、曰、我卽爾尋者、爾來何事、 二二答曰、百夫長适爾尼利、係義人、敬畏天主、為伊屋曡亞人所稱、現奉天神示、請爾至家、為聆爾訓、 二三遂延之入、畱宿、翌日偕之往、乃有伊沃批亞處數弟兄亦偕往、 二四次日、入薩利适爾尼利預集親友候之、 二五甫入、适爾尼利迎拜足前、 二六扶之曰、請起、我亦人、 二七相與敘言入、及見衆集、 二八謂之曰、伊屋曡亞人、與異邦交及相近之禁、爾曹所知惟天主示我、無論何人、皆由以為不潔及形惡者、 二九故聞請不疑而至、試問爾曹請我何為、 三十适爾尼利曰、前四日、我守齋、至是時、迨第九時、在家祈禱、倏衣光潔者立前、 三一謂我曰、适爾尼利、爾祈禱升聞於主、爾施濟主前已念及、 三二宜遣人往伊沃批亞、請西孟者、伊現寓海濱皮工西孟家、彼至、必有以誨爾云、 三三故我遣人往見爾、蒙爾不拒而來、甚善、今我等咸在天主前敬候、願聞主命爾者、 三四啟口曰、今我確知天主原非以貌取人者、 三五凡民中有敬畏天主行義者、乃為其所喜、 三六至天主賚民聖言、無他、乃安和福音、託伊伊穌、萬有真宰所傳者、 三七其始戛利列亞伊屋曡亞已行諸事蹟、溯伊望垂訓授洗迄今、爾等盡知之、 三八卽如天主以聖神以異能、膏那匝列伊伊穌、及其巡行諸邑、善醫為魔制者、實因天主與偕、 三九其於伊屋曡亞耶魯薩利所行、且被懸於木而殺、我儕皆可為之證、 四十乃天主使其第三日復活、許顯見於人、 四一其見非顯於衆民、乃顯於天主預選為證者、卽我儕、於其復活後、與同飲食者、 四二其命我儕傳道於民、證天主所定以審判生死者、卽斯人、 四三諸先知亦為斯人預證云、信之者、賴其名、得罪赦、 四四言際、聖神臨諸聽訓者、 四五彼受割中信者、及偕至者、見聖神注及異邦人、奇之、 四六蓋聞其言異方言、並稱頌廣榮天主、時曰、 四七斯人旣受聖神、如我儕然、以水領洗、孰敢禦之、 四八遂命伊等、因主伊伊穌名領洗、衆請畱居數日、

第十一章

宗徒及諸弟兄、在伊屋曡亞者、得聞異邦人亦受天主訓、 耶魯薩利諸受割者責之、 曰、爾乃入未受割者室、與之共食、 依次述其事、曰、 我於伊沃批亞祈禱時、神遊象外、異觀中見一物、如方袱、繫四角、由天縋降我前、 注視之、察其中有地上四足諸獸、及昆蟲天空飛鳥、 且聞有聲謂我曰、起、殺食之、 我曰、主、否、凡物不潔及形惡、未嘗入我口、 聲復謂曰、天主潔者、毋以為汚、 如是者三、後其物復收於天、 十一卽有三人來、係遣自薩利、立我寓外、 十二聖神命我同往、毫毋疑、此弟兄六人、亦偕我往、我儕入其人室、 十三伊述於我等云、在家曾見天神前立、言曰、遣人往伊沃批亞西孟者、 十四伊將以言告、爾及闔家遵行之、皆得救贖、 十五我言際、聖神卽臨伊等、如初臨我然、 十六我卽憶主言、伊望以水曾授洗、惟爾曹將受洗以聖神、 十七天主旣賜異邦人、與賜我等信主伊伊穌者恩同、我何人、敢拒天主、 十八衆聞之、心慰、僉讚榮天主曰、然則天主亦賜異邦人改悔、俾得生命、 十九鐵芳遭難四散者、徧行肥尼伊安提沃伊傳教第於伊屋曡亞人、 二十然其中有涅亞數人、至安提沃伊並於外族人、傳主伊伊穌二一主手偕之、至信而歸主者甚多、 二二此風聲漸至耶魯薩利教會、遂遣瓦爾那瓦安提沃伊二三旣至、見主降恩寵、甚喜、勸衆全心堅持事主、 二四瓦爾那瓦有德者、滿聖神及信、於是歸主者不少、 二五瓦爾那瓦那爾烏勒、遇之、卽攜至安提沃伊二六二人歷一年、集其處教會、所訓誨者不少、其處衆徒、始興提阿尼稱、 二七時有數先知、自耶魯薩利安提沃伊二八中有名阿戛者、因聖神而言、天下將大饑、及至薩爾時、果有之、 二九於是門徒定議、各量所有、移濟居伊屋曡亞諸弟兄、 三十卽藉瓦爾那瓦烏勒齎貲付其處司祭、

第十二章

維時、伊羅王舉手侮教會數人而窘迫之、 伊望亞适且見伊屋曡亞人喜此、故又執、是乃除酵禮期、 旣執之下獄、命四班輪守、每班四人、俟逾曳出至民前、 是以守於獄、而教會為之切祈天主、 伊羅欲曳之出、是夜、身繫鐵索二、寢二守卒閒、獄門外仍有卒守、 倏天神見於前、光耀獄室、天神推脅醒之曰、速起索銬卽盡脫、 天神又曰、束帶納履、從之、復曰、著衣從我、 遂從之出、實不知天神所為係眞、為夢、 過守者第一所、又過其二、獄有鐵門達城內、旣至門自啟、出、行一衢、天神忽渺、 十一悟曰、主果遣其天神拯我出伊羅手、及伊屋曡亞民所望、我今誠知矣、 十二竚思頃、往伊望瑪爾瑪利家、適多人集彼祈禱、 十三叩門、有婢名出聽之、 十四辨明聲、甚喜、未及啟門、卽趨入告、言現立門外、 十五衆曰、爾顚耶、婢力白其實、衆曰、果爾、則彼之天神、 十六叩門不已、迨啟門、衆晤盡駭、 十七手止使毋言、遂以主引出獄事、一一告之、且曰、可以此事告亞适及諸弟兄、遂出、他往、 十八平旦、衆守卒亂甚、因不知渺然何往、 十九伊羅索之不獲、勘守卒、命殺之、旋離伊屋曡亞薩利居、 二十伊羅甚怒提爾西東人、而二邑民賴王地得糧、故一心偕至、因王內侍名斯特求和、 二一伊羅定期、衣王服、坐尊位、面諭之、 二二民呼曰、此天主聲、非人聲、 二三伊羅因不歸榮天主、倏天神擊之、為蟲噬致死、 二四後天主道興益廣、 二五瓦爾那瓦烏勒、奉遣事畢同攜伊望瑪爾者、自耶魯薩利安提沃伊

第十三章

安提沃伊教會、有先知、與教授師數人、卽瓦爾那瓦西羋翁尼耶涅亞人、劉豈、四掌伊羅同學瑪那伊烏勒值事主守齋時、聖神曰、分予我瓦爾那瓦烏勒、特授曾召彼任事之職、 於是伊等守齋祈禱畢、手撫二人遣往、 遂奉聖神使至些列、旋航海往島、 薩拉明、傳天主道於伊屋曡亞會堂、伊望亦偕往、為輔職、 島路徑行旣盡、至、遇伊屋曡亞族人、係巫、為偽先知、名瓦利伊穌偕總領名些爾伊、號葩韋、係賢人、同居、適總領請瓦爾那瓦烏勒至、欲聽天主道、 耶利瑪、譯卽巫、攻阻二徒、極力惑總領使毋信、 烏勒別名葩韋、滿被聖神、注視之曰、 噫、盈諸妄誕、詭譎魔子、為義敵者、爾反主正道不已乎、 十一今主手加爾必立瞽、至定期不見日、忽黑黯矇巫目、旋求相之者、 十二總領見之、深信而奇主道、 十三葩韋及從人、由舟行至旁肥利亞撇爾伊伊望舍之去、歸耶魯薩利十四葩韋等離撇爾伊批西底亞安提沃伊穌博他入會堂坐、 十五讀法律及先知書畢、諸宰會堂者使人問曰、弟兄若有訓民言、請言、 十六葩韋起、手招曰、人、及諸敬畏天主者、聽之、 十七昔此民之天主、選我祖、舉居耶伊時、且援之增手力、導出其地、 十八於野、約四十年養育之、 十九哈那昂七種民、其地以鬮予之、 二十後直至先知薩木伊時、歷四百五十年閒、賞以理訟者、 二一旣而民求立王、天主賜之、推韋尼阿明支派人、子、名薩屋、如是約歷四十年、 二二迨主廢之、擇立達微為王、主嘉之曰、我獲得我心人、乃伊耶些達微、彼將悉行我所欲者、 二三天主依預許、卽由此人裔、為民、舉救世主伊伊穌二四其將見出頃、伊望以改悔洗禮、傳民、 二五迨事將竣、曰、爾以我為誰、我非彼、有後我來者誠是、卽為解其履革帶、我亦堪云、 二六弟兄乎、此救世之言、特賜爾曹、係裔、及爾中敬畏主者、 二七耶魯薩利人及有司、皆不能識彼、且以定擬致每穌博他所誦先知預言皆符合、 二八雖無繇入以死罪、然竟求批拉殺之、 二九迨經指主所載諸蹟行畢、旋由木取屍下殮葬、 三十惟天主使之復活、 三一歷多日顯示由戛利列亞、偕往耶魯薩利、今衆前為之證者、 三二我傳福音予爾、卽昔天主許列祖事、至我為其嗣時、以復活伊伊穌應之、 三三聖詠第二章有云、爾乃我子、今生爾、 三四至使之復活、謂其不見朽壞、故又云、我昔許施惠達微、必將實施爾、 三五是以別章聖詠有云、爾必不許爾聖者見朽壞、 三六達微生時、盡天主所委職、安寢則與祖同葬而見朽、 三七惟天主復活者未見朽、 三八是以弟兄宜知、賴斯人名、宣赦罪予爾、 三九且爾恃摩伊些法律、不能表白處、今信者賴之得表白、 四十愼之、毋俾臨爾以先知所言、 四一曰爾為藐忽者、詳視之、奇而駭絕、因爾在時、我將行一事、雖有告者、爾亦不信云、 四二欲出會堂時、有外族人、求二徒於次穌博他、復講此道、 四三迨會堂人散、伊屋曡亞及外族進教虔敬者多人、從葩韋瓦爾那瓦行、二徒於途、勸之常居天主寵佑、 四四穌博他、邑人幾盡集、冀聆天主道、 四五伊屋曡亞人見所集之衆、遂滿嫉、詰難葩韋、誹且謗其言、 四六葩韋瓦爾那瓦毅然曰、天主道應先傳爾、緣爾棄之、自作不堪得常生者、故我儕轉向異邦人、 四七因主如是命我等、依聖經云、我立爾為異族人光、俾爾為世救贖、至地極、 四八外族人聞之深喜、讚美天主、中有定命得常生者皆信、 四九主道廣布斯境、 五十伊屋曡亞人、唆虔敬之命婦、及邑顯者、藉之窘逐二徒出境、 五一二徒遂對衆拂去足塵、往伊适尼亞五二而門徒日滿於喜、及聖神寵、

第十四章

二徒於伊适尼亞、同入伊屋曡亞會堂講道、致伊屋曡亞利尼廣衆信之、 伊屋曡亞中不信者、唆異族人、憾衆弟兄、 二徒仍久居彼、毅然傳道、均賴主佑、而主為證己恩寵福音、藉彼手行奇蹟異事、 維時邑衆心分、有從伊屋曡亞人者、有從宗徒者、 迨異族及伊屋曡亞人並有司、蜂擁欲凌辱石擊二徒、 二徒甫知、逃奔利喀沃尼亞斯特曡爾微亞、及附近處、 在彼傳福音、 斯特有生而足弱者坐、素未嘗行、 彼喜聽葩韋教言、葩韋注視之、見其有信可愈、 遂大呼曰、因主伊伊穌名、命爾正立、其人卽踊且行、 十一衆見葩韋所行、乃以利喀沃尼亞方言、大呼曰、二大主、藉人形臨我矣、 十二乃稱瓦爾那瓦、為由批鐵爾、以葩韋善言、稱為羋爾庫利十三甕城由批鐵爾偶司祭、牽多犧、戴花圈、至門、合衆欲祭、 十四二宗徒聞之、裂衣躍入衆中、呼曰、 十五弟兄乎、奚如此、我儕亦人、與爾同、今傳福音予爾者、特使棄此虛妄、歸造天地海、及其中萬物之永生眞宰、 十六先時、天主雖任萬民行所欲之途、 十七然仍時刻為證有己、若雨降自天、果結依時、賜我用糧、及滿心之善、 十八以此言僅止衆祭、令之散、二徒居此講道、 十九伊屋曡亞數人、自安提沃伊、及伊适尼亞來、屬衆離伊等曰、斯二人、所言無實皆誑、唆衆遂石擊葩韋、意其已死曳出城、 二十迨門徒集就時、葩韋卽甦乃入城、次日偕瓦爾那瓦曡爾微亞二一在彼傳福音於邑衆、獲徒不少、後歸時、仍歷斯特伊适尼亞安提沃伊二二堅門徒心、勸之常居信、且言我儕欲入天國、必須經歷多難、 二三乃為各教會手撫立司祭、齋禱畢、獻之於所信主、 二四厥後經由批西底亞、至旁肥利亞二五傳道於撇爾伊、遂至他利亞二六由其處航海、至安提沃伊、卽二徒為衆獻主寵佑、為盡今己完職事處、 二七旣至、延集教會、以天主若何待己、若何啟信門、招徠異族人等事告之、 二八後二徒與門人居此城多日、

第十五章

嗣數人自伊屋曡亞來、誨諸弟兄曰、爾非依摩伊些例受割、則不得救贖、 葩韋瓦爾那瓦、旣與之爭辯分晰、衆擬定葩韋瓦爾那瓦、及衆中數人往耶魯薩利見宗徒長老、以此端故、 奉教會遣者、經肥尼伊薩瑪利、徧述異邦人歸正事、致彼諸弟兄莫不大悅、 迨至耶魯薩利彼處教會、宗徒長老等欵畱之、伊數人又述天主若何待己、若何啟信門、招徠異邦人諸蹟、 時由發利中入教者、數人起曰、必命異邦人守割禮、及摩伊些法律、 宗徒長老咸集、為共議此事、 辯論旣久、起曰、衆弟兄皆知、天主於門徒中久已選我、使異邦人、由我口聞福音而信、 且洞鑒人心天主、予異邦人憑證、以聖神賜之、如我儕然、 惟以信潔其心、並未嘗立彼我別、 今爾胡探試天主、以列祖及我不能負之軛、强置門徒頸、 十一至我儕信得救贖、亦賴主伊伊穌恩寵、如彼然、 十二衆默然、第聽瓦爾那瓦葩韋述天主使己於異邦人行何奇蹟異事、 十三言竟、亞适曰、弟兄請聽、 十四西孟己述天主昔如何眷顧異邦人、特從衆中因己名、取集為民、 十五諸先知言與此符合、其載曰、 十六達微行堂今已壞、我將復立之、其有破裂處、我必修新之、 十七至其餘人及萬民、得聞我名者皆必尋主、是乃欲行此諸事之主所諭、 十八夫天主所為、於永世先己知、 十九是以據我見異邦歸天主者、毋累及、 二十惟寄書勸其防獻邪神所汚物、毋行邪淫、毋食勒死牲肉諸畜血、且己所不欲毋施於人、 二一因自古來、各邑會堂、每穌博他摩伊些經典、有傳其道者、 二二時宗徒長老、同諸教會、擬定其中選數人、隨葩韋瓦爾那瓦、遣往安提沃伊卽選伊屋達別稱瓦爾薩瓦西拉、乃弟兄夙尊者、 二三以書託之、內云、宗徒長老、及弟兄、恭候安提沃伊西利利伊、異邦諸弟兄均安、 二四竊聞自我處出有數人、動搖爾心、惑亂爾意、俾必受割、及遵守法律等語、我儕實未託其言此、 二五乃同心旣集、决意遣選人、偕吾所愛之瓦爾那瓦葩韋二六卽為吾主伊伊穌名願致命者、就爾、 二七今遣伊屋達西拉、兼口授是事、 二八蓋聖神與我儕共願不以他任責爾、第有數要端、 二九卽防邪神汚物、毋飲牲血、毋食勒死牲肉、毋行邪淫、且己所不欲毋施於人、遵此則幸甚、伏為獲安、 三十是以奉遣者至安提沃伊、集衆出書付之、 三一衆讀之深喜其訓、 三二伊屋達西拉、亦係先知、故以多訓勸諸弟兄堅其心、 三三越數日、弟兄使其二人安然歸、往就宗徒、 三四西拉暫願居彼、惟伊屋達自旋耶魯薩利三五葩韋瓦爾那瓦、居安提沃伊偕其處多人、教誨傳主福音道、 三六越數日、葩韋瓦爾那瓦曰、我儕可復往昔傳主道諸邑、省視弟兄守道如何、 三七瓦爾那瓦欲攜伊望瑪爾者、 三八葩韋意為不宜攜彼、昔於旁肥利亞曾離己、弗願共受差遣者、 三九二人因有微嫌遂分行、瓦爾那瓦瑪爾航海往島、 四十葩韋西拉偕行、承諸弟兄以伊付天主寵佑遂往、 四一西利利伊訓堅諸教會、

第十六章

行至曡爾微亞斯特、彼有門徒、其母係伊屋曡亞本族奉教者、其父乃利尼外族人、斯徒名提摩斐夙為斯特伊适尼亞諸弟兄稱重者、 葩韋欲攜之同往、因彼處伊屋曡亞人、皆知伊父為利尼族、故令伊受割、 乃經行諸邑、以耶魯薩利、宗徒長老所定規、授門徒守之、 諸教會信益堅、人數日增、 葩韋等經戛拉提亞、聖神禁其阿西亞傳道、 遂至密西亞、欲往微肥尼亞聖神仍禁之、 迨經密西亞阿達此處葩韋夜見異觀、若有瑪耶多尼亞人、就而求之曰、請涉至瑪耶多尼亞助我、 此後我儕决定卽往瑪耶多尼亞、意謂主召我儕傳福音於彼、 十一遂離阿達舟行、徑至薩摩、次日至涅阿坡十二由此適肥利批、卽瑪耶多尼亞入境首邑、乃新邑、居彼數日、 十三穌博他出城、近河俗有祈禱小堂、坐、共先集之婦語、 十四中有婦名利疷亞肥阿提拉人、售紫布為業、夙欽天主者、旁聽之、主乃啟其心使詳聽葩韋訓、 十五婦舉家領洗後、求我儕曰、爾若以我為誠於主前者、則請入我室居、遂强畱之、 十六一日我儕適祈禱所、遇一婢為卜筮魔負、以占卜大利其主、 十七此婢隨葩韋及我儕屢呼曰、此人乃至上天主僕、以救贖道傳我者、 十八數日如此呼、旣而葩韋厭之顧魔曰、賴伊伊穌名、我命爾離此女、魔卽出、 十九婢之主人、見所望之利已失、乃執葩韋西拉、曳往市見有司、 二十解至、訟於堂曰、此伊屋曡亞人、騷擾我邑、 二一傳欽崇天主教、及我人不宜受行者、 二二衆聞羣起逼攻、官亦令褫衣杖之、 二三扑旣多、遂下獄、命吏嚴守、 二四吏奉是命、拘內牢、木梏其足、 二五至夜半、葩韋西拉祈禱頌揚天主、餘囚詳聽、 二六忽地大震、獄基皆動、諸門頓啟、械具盡脫、 二七獄吏卽驚醒、見門大啟、意囚必盡逃、引刃欲自刎、 二八葩韋大呼曰、毋自傷、我儕咸在、 二九吏乃索火急入、戰慄俯伏葩韋西拉足前、 三十旋引之出曰、尊長、我宜何為、可得救贖、 三一答曰、宜信主伊伊穌、則爾與閤家皆得求贖、 三二遂以主道訓彼、及在其家者、 三三卽刻夜閒、獄吏洗濯二人傷痕、並與舉家領洗、 三四復延入室、設筵厚欵、且偕舉家因得信天主甚喜、 三五平旦、官遣數隸曰、釋此二人、 三六獄吏告葩韋曰、官遣人釋爾、可安然去、 三七葩韋曰、我係宗派、未經擬罪、遽對衆痛扑下獄、今欲私出我、必不可、俟其自來請我出、 三八隸以此告官、官聞其為宗派、懼甚、 三九遂親來謝、卽引出、請離其邑、 四十二人出獄、復入利底亞室、見諸弟兄、申明前訓而往、

第十七章

經行昂肥坡、及阿坡羅尼亞、至斐薩羅尼喀、彼有伊屋曡亞人會堂、 葩韋依常入堂、歷三穌博他、與其人辯論經書、 明證云、宜受害、死而復活、此伊伊穌、我傳爾者、 彼處本族數人、及外族虔敬者甚多、貴婦亦不少、皆篤信此道、而從葩韋西拉伊屋曡亞不信者生妒、乃集市井無賴、於城為亂、突至伊阿松室、欲取伊等出示民、 不遇、則曳伊阿松與數弟兄、送於邑宰、大呼曰、彼唆衆亂天下者、今已至此、 伊阿松家畱匿伊、衆違薩爾、言己有王、卽伊伊穌民及邑宰聞此、多駭然不平、 然取有伊阿松並從人無辜實據、卽釋之、 諸弟兄急令葩韋西拉卽於是夜、往韋利、迨至、乃入伊屋曡亞會堂、 十一本處衆、賢於斐薩羅尼喀人、因其願安承教、終日尋玩經文、校彼言果是否、 十二故衆中信者多、有外族貴婦、男亦不少、 十三迨居斐薩羅尼喀伊屋曡亞人、知葩韋亦傳天主道於韋利、乃至其邑、慫惑衆民、 十四弟兄亟引葩韋適海、惟西拉提摩斐尚存韋利十五導送葩韋人、同行至阿肥尼、於此受葩韋西拉提摩斐速至後、送者卽歸、 十六葩韋阿肥尼俟二人時、見此邑陳偶像、憂心戚戚、 十七乃入會堂、與伊屋曡亞人、及諸虔敬者辨論、且日在市、有所遇亦如之、 十八時有從耶批庫爾托亞之學士等、與之爭辯或曰、此空言者奚取、或曰、意其為傳他邦鬼神、因葩韋傳伊等伊伊穌福音及復活、 十九衆執之、送至阿列沃葩署、訊曰、爾所言新道、我等亦可知乎、 二十因爾以新語置我耳、我儕欲知其意、 二一蓋衆阿肥尼、及外邦旅人、不遑他、惟務新言新聞、 二二葩韋立署中曰、阿肥尼人、我憑凡事觀爾曹崇祀甚矣、 二三常遊行爾崇祀所、見一寺額書曰、建獻未識之神、夫爾旣未識而崇奉之、今我以此傳爾、 二四夫造宇宙萬物之天主、乃天地眞宰、不居手造之堂、 二五享人手所事、非需索世物、自以生命呼吸、及所需予衆、 二六主用一脈血、普生人類、散處徧地、至居民界及時日限、悉預定、 二七欲人覓主、庶由覺悟得之、雖然、主實離我不遠、 二八因我儕賴之生而動且存、如爾吟詩者有云、我儕為其裔、 二九夫旣係天主裔、則不應思主性體、似金似銀似玉、為人工機巧所琢、 三十天主容忍冐時、今乃隨在命衆改悔、 三一因定一日、欲以預選者、義判天下、此事以其復活聖蹟、俾衆有徵、 三二衆聞復活言、有笑之者、或曰、是言容日更談可也、 三三於是葩韋離衆出、 三四然信從者亦有數人、中有阿列沃葩署一司員、名底沃尼西、及一婦、名達瑪爾、又有數人偕之、

第十八章

厥後、葩韋阿肥尼、至适凌微拉者、伊屋曡亞人、生於、因下令、命伊屋曡亞人、去京城、故與其妻、始來自伊他利亞葩韋遇而從之、 因同藝、遂偕居偕作、蓋其業製幕、 穌博他葩韋於會堂辯論、勸本族及外族人、 西拉提摩斐、自瑪耶多尼亞來、葩韋心甚迫切、於伊屋曡亞人、力證伊伊穌然其人敵而毁之、葩韋拂衣謂之曰、爾血歸爾首、我無染、後、我適異族人矣、 遂離之、而入欽崇天主名人聞主道、信而領洗者衆、 時夜、主以異見示葩韋曰、毋懼宜言毋默、 我偕爾、無人害、因我有多民在此邑、 十一葩韋遂居彼、一載有半、常以主道訓誨、 十二戛利翁阿哈伊亞總理時、伊屋曡亞人一意攻葩韋、曳至總理署、訟之、 十三曰、此人以違法教播衆、 十四葩韋甫欲啟口、戛利翁謂伊等曰、伊屋曡亞人、若理侮人及犯法事、聽爾訟、宜也、 十五惟是辯教理與人名字、及爾法律等事、爾曹自理之、我弗願判、 十六遂逐出署、 十七時衆外族人、執宰會堂者、署前扑之、戛利翁殊不為意、 十八葩韋尚居此多日、別諸弟兄、航海往西利、於翦髮、有誓願故、微拉夫婦、偕之行、 十九耶斐乃畱二人居此、自入會堂、與伊屋曡亞人辯論、 二十衆請多畱數日、未允、 二一辭之曰、禮期伊邇、我宜往耶魯薩利守之、若天主許我、仍返見爾、遂自行、離耶斐、彼二人俱畱、 二二特至薩利、旋往耶魯薩利、見會衆後、仍歸安提沃伊二三在彼居未幾、又往、以次行戛拉提亞、堅諸門徒心、 二四時有伊屋曡亞人、名阿坡、生於阿列、優學明經、至耶斐二五初學主道、心存熱愛、惟知伊望洗禮、而言論講解主事、無少差謬、 二六其於會堂侃侃而宣、阿伊聞其言、延伊與之詳述天主道、 二七阿坡欲往阿哈伊亞、諸弟兄附書、勸門徒接之、旣至、賴主寵佑、多助信主者、 二八因其衆前折服伊屋曡亞人、引經明指伊伊穌、誠

第十九章

阿坡适凌時、葩韋經高阜處、至耶斐遇數徒、 問曰、爾曹信後、曾受聖神否、對曰、聖神有否我未聞、 又問曰、爾遵何禮領洗、對曰、伊望洗禮、 葩韋曰、伊望僅施改悔洗、勸民信後至者、卽伊伊穌衆聞之、旋因主伊伊穌名領洗、 葩韋撫手其上、聖神卽臨、衆能言異方言、及未來事、 其人統約十有二、 葩韋入會堂、侃侃傳宣、三月之久、明證天國道、 因數人剛愎不信、且對衆誹謗聖道、葩韋置弗理、亦令門徒離其黨、日於提郎家塾闡論、 如是二年、至阿西亞居民、本族外族、莫不聞主伊伊穌名、 十一天主藉葩韋手、亦行非常奇蹟、 十二至其身所用巾或帕、持去、加諸病者、病卽除、魔亦遂出、 十三伊屋曡亞司驅魔者、游行村落、誦驅魔經時、亦呼主伊伊穌名曰、我藉葩韋所傳伊伊穌、令爾出、 十四此係伊屋曡亞司祭首、名七子所行、 十五魔責之曰、我知伊伊穌、亦識葩韋、爾曹為誰、 十六魔憑之人、遂踴躍攻勝之、俾裸且傷、止逃出其室、 十七此事、居耶斐本族外族皆知、無不懼者、乃盛稱主伊伊穌名、 十八且信從中、多有來告罪、自訴所行、 十九素行邪術、集己書、焚衆前者亦不少、其書約值五萬金、 二十主道盛行、感動人心、其力如此、 二一事旣竟、葩韋擬定迂道歷瑪耶多尼亞、及阿哈伊亞、順往耶魯薩利、曰、迨至彼後、我應觀二二乃於從者、遣提摩斐耶拉斯特、往瑪耶多尼亞、而己暫畱阿西亞二三時攻主道騷動大起、 二四有銀工、名底密、向以銀製底阿那龕、使衆巧工獲利不小、 二五底密集其合作各工與同業者曰、吾友、爾皆知我儕惟藉此業、獲利度生、 二六葩韋致衆改信、言手造偶、非眞主、斯言不第傳耶斐本城、殆徧阿西亞、此爾曹所見所聞、 二七是不特我業危、為人忽、卽大女主底阿那廟、亦將無足重輕、且徧阿西亞及天下所奉之顯赫將滅、 二八衆聞怒甚、呼曰、大哉、耶斐底阿那二九舉邑擾攘、執葩韋同行者、卽瑪耶多尼亞人、阿利他爾、一意蜂擁、曳往觀劇塲、 三十葩韋欲出見衆、門徒阻之、 三一阿西亞數宦、素與葩韋友、亦遣人勸之、毋入觀劇塲、 三二彼衆諠譁不一、蓋會聚紛亂、多不知其何為而集、 三三時依伊屋曡亞人意、呼阿列出衆中、來前、手止示民、欲代之訴、 三四衆知其為伊屋曡亞人、同呼曰、大哉、耶斐底阿那、如此者約二小時、 三五終有一司札吏、撫衆曰、耶斐人、孰不知吾邑尊敬大女主底阿那、及其由大主由批鐵爾所降像、 三六然則宜靖息不可造次、 三七况爾曳至此之人、未攘竊廟物、亦未讟爾女主、 三八底密、與其同業各工、或興詞訟、自有聽訟所、且有總理、兩造質成可也、 三九若問及他事、可於合法會集决斷、 四十蓋我等因今擾亂事恐干罪戾、且無辭解此紛聚、言竟、乃致衆散、

第二十章

亂旣定、葩韋召門徒、復訓誨、屬訖話別、往瑪耶多尼亞經遊其境、以廣訓宣衆、旋至齊亞居三月、欲舟行往西利、奈聞有伊屋曡亞、欲乘機害之、遂擬折囘瑪耶多尼亞而返、 送適阿西亞者、有韋利莎西葩、乃批爾子、及斐薩羅尼喀阿利他爾些空、並曡爾微亞人名、及提摩斐、復有阿西亞提伊彼皆先往、俟我儕於阿達除酵禮期後、我儕由肥利批航海、五日至阿達、在彼居七日、 於瞻禮首日、門徒共集、為擘分麫餅、葩韋因欲次日起程、遂與衆講道、延至夜半、 所集樓、鐙火足用、 葩韋講論閒、有少年、名、坐牖上沉睡、不覺自三層樓墜、扶之已死、 葩韋下樓、伏而抱之、謂衆曰、毋惶遽、其氣猶存、 十一乃復上樓、行擘餅禮食之、續論旣久、至天明、竟行、 十二彼時掖少年早至、衆見其果生、慰甚、 十三我儕先登舟、往葩韋、因伊令先行、己欲步至彼、 十四迨於相會、我儕接之入舟同往密提列尼島、 十五由彼航海、翌日、至、第三日、泊薩摩、至利亞、次日、至密列十六葩韋定意、不過耶斐、為免於阿西亞稽延、乃欲速行、或五旬瞻禮、得至耶魯薩利十七故自密列、遣人至耶斐、請教會長老至、 十八旣至、謂之曰、爾曹皆知、自我初至阿西亞歷今、偕爾度生規、為何如、 十九事主心儘謙遜、兼流多淚、且處伊屋曡亞人謀害苦試、 二十益爾者、我無不告、或衆前、或家居、盡示爾教爾、 二一嘗傳宣本族外族改悔歸主之道、及信吾主伊伊穌二二今我循聖神默導、往耶魯薩利、未知抵彼、所遇若何、 二三惟聖神於每邑、明示有械繫患難、俟我、 二四然我不以為意、不貴生命、但願忻然驅馳、以畢我程、並盡吾主伊伊穌所授職事、卽以天主恩寵福音示人為幸、 二五我知爾係與我素偕、受我所傳天國道者、此後不復見我面、 二六故我於此日、自為爾證、爾衆血我無染、 二七因我以天主旨告爾、毫無失機、 二八故宜自愼、亦愼全羣、乃聖神立爾為督、牧天主吾主宰、以己血所獲教會、 二九蓋我知、我去後必有凶狼入爾中、不憫斯羣、 三十爾中亦將有人起、出畔道言、希獲門徒、 三一爾宜儆醒、憶我三年不舍晝夜涕泣訓爾各衆、 三二弟兄乎、今我獻爾於主、並主寵言、尤能堅育爾、且賜爾於諸承聖有分、 三三我未嘗索爾金銀衣服、 三四爾知我與從者需、皆成於此、我手、 三五凡我行皆赤示爾、宜如是勞苦、以扶持軟弱者、且憶我主伊伊穌遺言、其親口曰、予人、較受於人尤有福、 三六言竟、曲膝偕衆祈禱、 三七衆皆大哭、抱其頸接吻、 三八為其言不復見我、甚為憂、遂送泊舟所、

第二十一章

强脫離衆後、我儕舟行徑至、島、翌日至順適葩他拉遇有舟、欲濟肥尼伊遂登而行、 迨望見島、舟右行速往西利、於提爾泊岸、因宜卸載、 遇門徒、遂與居七日、門徒承聖神默啟、勸葩韋毋往耶魯薩利越七日、我儕往、衆偕妻孥送我邑外、至海濱、我儕曲膝祈禱、 言別、登舟、衆乃歸、 提爾托列瑪伊達水程旣盡、乃問安弟兄、同居一日、 詰朝、葩韋及我儕數人離彼、至薩利卽入七執事之一、職傳福音、名肥利家、居之、 伊有四女、皆能言未來事、 居彼多日、有先知名阿戛伊屋曡亞來、 十一就我儕、取葩韋帶、自縳手足、曰、聖神如是言、耶魯薩利內、伊屋曡亞人、將如此縳斯帶主、解予異邦人云、 十二我儕與其鄉人聞之、共勸葩韋毋往耶魯薩利十三葩韋曰、爾曹何為哭而動我心、我甘願為主伊伊穌名、不第受縳、卽死於耶魯薩利亦可、 十四我儕見其拒諫、乃止、但曰、願主旨得成、 十五此後、束裝往耶魯薩利十六薩利有數門徒送行、引至一徒家、為宿、其徒名那松久奉教、乃人、 十七迨至耶魯薩利弟兄欣然相接、 十八次日、葩韋與我儕謁亞适、諸長老亦至彼、 十九葩韋問安訖、歷歷詳述天主使己、於異邦所行事、 二十衆聞之、讚揚主、謂葩韋曰、兄乎、爾知此處、本族信奉者、數逾鉅萬、皆銳志欽尊法律、 二一彼聞爾教導居異邦伊屋曡亞人、背摩伊些、生子不行割禮、不守一切舊規、 二二衆聞爾至、必集、將若何、 二三請從我言而行、偕我有四人、曾發誓願、 二四爾與此四人、同行潔禮、代為捐貲、俾得薙髮、如此、則衆知前聞皆謬、爾仍係守法律、 二五至信主異邦人、我儕曾酌定寄書、不必守此、惟毋食祭偶物、畜血、勒死牲、並戒姦淫、 二六葩韋乃攜四人、於次日同潔後、入堂、告司祭以潔期盡日、及為何人於何日宜獻祭、 二七七日將竟、由阿西亞來之伊屋曡亞人、見葩韋在堂、激衆執之、 二八呼曰、人助我、此人隨在傳教、攻我民及法律、與此聖所、今且引外族人進堂、聖所被其汚辱、 二九蓋前見耶斐葩韋於城、疑葩韋必引入堂、 三十於是舉邑擾動、共趨執葩韋曳出、堂門卽閉、 三一衆謀欲殺際、傳聞至營千夫長、言耶魯薩利舉邑洶洶、 三二旋率百夫長及士卒趨至、衆見武弁與士卒在、不復扑葩韋三三千夫長近前、取葩韋命以二鐵索繫之、詢其名及所犯、 三四衆喧譁不一、因亂不得實、命曳入營、 三五階前民擁擠、致士卒負葩韋三六民隨之、呼曰、刑之、 三七將入營、葩韋謂千夫長曰、我有言請告可否、答曰、爾亦曉齊亞言乎、 三八爾非彼耶伊人、昔率凶人四千、作亂出野者乎、 三九葩韋曰、我伊屋曡亞人、生於利伊他爾名邑、請許我與衆言、 四十迨准後、葩韋立階、手止、使民毋譁、衆緘默、遂以伊屋曡亞言語之、

第二十二章

諸父弟兄、請聽、我今訴爾前、 衆聞其語、係伊屋曡亞言、益默、 乃續曰、我誠伊屋曡亞人、生於利伊他爾邑、為戛瑪利伊門下、勤相授受列祖法律、為天主而銳志、如斯時爾衆然、 曾窘逐斯道人、欲死之而不惜、且無論男女、繫解於獄、 司祭首族長全品、可為此證、我並受其權文、往達瑪斯克欲繫累彼處人、亦曳至耶魯薩利受刑、 乃途閒行近達瑪斯克、時約日中、倏天有大光、環照我、 我卽仆地、聞聲曰、烏勒烏勒爾何窘逐我、 曾對曰、主為誰、曰、我乃爾窘逐之那作雷伊伊穌從者見光懼、但未辨聞語我之辭、 我曰、主欲我何為、主曰、起、往達瑪斯克彼有示爾當行者、 十一我目因光耀失明、從者乃援手導我、如是至達瑪斯克十二彼有名阿那尼亞者、守法敬虔、為閤邑伊屋曡亞人所稱、 十三來就我言曰、弟烏勒爾試觀、我遂得見之、 十四伊又曰、我列祖之天主、欲選爾、識其旨、且見至義者、聞其親口言、 十五因爾將以所見所聞、為主證於衆前、 十六今何可緩、起籲主伊伊穌名領洗、滌爾罪、 十七迨我旋耶魯薩利在堂祈禱、神遊象外、 十八見主語我曰、速出耶魯薩利、因爾證我之言、其人不納、 十九我曰、主、伊皆知我素囚信爾者、於諸會堂扑之、 二十為爾證之鐵芳其血見流、我傍助以殺為是、而守擊之者衣、 二一主復語我曰、往、我將遠遣爾之異邦、 二二至此言、衆咸聽之、然甫及此、則揚聲曰、滅此等人於地、伊不應生、 二三衆喧呼脫衣、播塵於空、 二四時千夫長命牽葩韋入營、以鞭訊、欲知彼衆攻之而譁係何故、 二五甫以革帶縛繫之、葩韋謂近立之百夫長曰、撻宗派、且未定擬可歟、 二六百夫長聞此、往告千夫長曰、愼爾所為、此乃宗派、 二七千夫長就問曰、實告我、爾果宗派乎、曰、然、 二八我以多金市此宗派、葩韋曰、我乃生而然者、 二九於是鞭訊遂止、且千夫長知葩韋宗派、而己縛之、甚懼、 三十次日欲實知伊屋曡亞人訟情、遂解其繫、命諸司祭首與全公會集、攜葩韋出、立衆前、

第二十三章

葩韋注視公會曰、弟兄乎、我秉純心度生天主前至今、 司祭首阿那尼亞、命左右批其頰、 葩韋向之曰、爾實粉飾牆、天主殆將批爾、爾坐此以法律審我、乃悖法律使批我、 左右曰、爾敢辱詈天主之司祭首、 葩韋曰、弟兄、我不識其為司祭首、經云、毋誹爾民有司、 葩韋知衆中半為薩督耶門人、半為發利門人、乃於會中呼曰、弟兄、我係發利人、亦發利子、因望復活、故受此審、 甫言此、發利薩督耶人、互爭論、各為黨、 薩督耶言無復活、無天神、亦無諸鬼、發利認此皆有、 是以大衆喧噪、發利學士、起而駮之曰、我儕見此人無惡、斯言抑或神或鬼示之、將奈之何、我不宜與天主爭、 時因角口、漸至大亂、千夫長恐葩韋被衆分裂、命軍士下至會堂於衆中奪之、引歸入營、 十一次日夜閒、主見於前諭曰、葩韋毋懼、爾依耶魯薩利曾若是為證於我、將證於亦宜若是、 十二崇朝有伊屋曡亞人、共約發誓、不飲不食、直待殺葩韋十三同此謀者、四十餘人、 十四就司祭首族長曰、我儕曾誓不飲不食、直待殺葩韋十五今請爾及公會、卽時告千夫長、明日曳之見爾、佯言欲詳訊其情、將至時、我等要而殺之、 十六葩韋甥、聞其謀入營密告葩韋十七葩韋遂請百夫長至曰、可引此少年、往見千夫長、伊有事相稟、 十八遂攜往、面稟千夫長曰、囚者葩韋請我引此人見爾、欲有所告、 十九千夫長卽援少年手至側問曰、爾有何告、 二十對曰、伊屋曡亞人密約、請爾明日曳葩韋至公會、佯言詳問其情、 二一爾毋從、因有四十餘人謀誓、不飲不食、直待殺葩韋、今已備、惟俟爾一言、 二二千夫長遣少年出、屬曰、毋語人爾曾以此告我、 二三乃召二百夫長曰、備卒二百、騎士七十、護軍二百、以便今夜第三時、往薩利二四且命備數驢、使葩韋乘、穩付總理肥利克斯所、 二五並致書、其畧曰、 二六利西、上問總理肥利克斯閣下安、 二七斯人被伊屋曡亞衆執而欲殺者、我知其為宗派、故以軍士趨拯之、 二八乃欲知其被訟繇、而至伊公會、 二九廉得所訟者、祇因辯論教法不合、並非處死宜囚罪、 三十今風聞伊屋曡亞有欲謀害伊者、我故速遣其赴爾轅、且示訟者、以所欲訴稟告爾、伏惟康健、 三一軍士奉命、乘夜引葩韋安提葩三二次日、步軍交葩韋於騎士護送、而自遂歸營、 三三迨送至薩利以書呈、並引葩韋於座前、 三四總理閱書畢、遂問伊何方人、旣知其隸利伊三五向之曰、迨訟爾者至、我再聽爾、乃命伺守之於伊羅公廨、

第二十四章

越五日、司祭首阿那尼亞與族長、及辯士名鐵爾圖至、悉立總理前、欲訟葩韋迨提葩韋至、鐵爾圖訟之曰、 我儕感閣下肥利克斯恩、隨在享太平、且藉爾盡心勤勞、我家國得齊治、 今弗敢稍悞爾政、第求容納片言、 知此人、眞如以癘疫傳民、慫亂徧天下伊屋曡亞人、為那作雷教黨首、 並擅敢汚聖堂、故我儕執之、欲依法律斷擬、 惟千夫長利西至、强奪於我手、解爾、 命我等訟者、亦來就爾、詳鞫此人、自可知我所訟諸端、 伊屋曡亞諸人、從而和斯言、 迨總理示意、葩韋乃言曰、我知爾秉公聽訟此民有年、所以帖然赴訴、 十一總理宜知、我自至耶魯薩利崇拜、僅十有二日、 十二彼未見我於堂爭論、亦未見我於會堂及邑中亂衆、 十三今訟我事、彼實無取據、 十四至彼謂教黨我承認、實以此崇奉列祖之天主、誠信先知及法律所載、 十五切望天主令萬民義與不義者皆復活、彼衆實亦共望此、 十六是故我對天主及世人恆自勵、務求存不虧之心、 十七未至伊屋曡亞歷有年、今來獻祭物、並行哀矜予我民、 十八適我於堂行潔禮、並無衆亦無譁、 十九此為阿西亞伊屋曡亞人所見、如有可攻者、彼亦宜爾前證我、 二十抑此訟我者、向見我立公會前、稍有不義否、可言之、 二一且立衆中時、曾大呼曰、則望復活、故受此審、或者非義在是、 二二肥利克斯聞而置之曰、欲稍詳斯教情、且俟千夫長利西至、我再訊爾、 二三遂命百夫長守葩韋而寬之、任其友就供毋禁、 二四數日後、肥利克斯偕其妻至、係伊屋曡亞女、名濟拉、遂召葩韋、欲聽其講信伊伊穌道、 二五葩韋言公義節制、及將來審判、肥利克斯懼曰、姑退、俟暇再召爾、 二六肥利克斯望受釋葩韋賂、故屢召共語、 二七然逾二載、坡爾豈斯特肥利克斯職、肥利克斯欲取悅伊屋曡亞人、因仍畱繫葩韋

第二十五章

斯特蒞任三日、乃自薩利、往耶魯薩利司祭首與伊屋曡亞族諸尊者、乘機訟葩韋並求總理、 恩准取之、至耶魯薩利、竊計要於途殺之、 斯特曰、葩韋現禁薩利、且我將亟返、 爾中深悉其事者可同往、彼有則訟之、 總理居此約及旬日、旋往薩利、次日扺署、坐公堂、命提葩韋及提至、自耶魯薩利來之伊屋曡亞人環立、以多且重之端訟葩韋、而無取據、 葩韋訴曰、伊屋曡亞法律及堂規、與薩爾例、我悉未犯、 斯特欲得伊屋曡亞人歡心、乃向葩韋曰、解爾往耶魯薩利、我於彼審爾願否、 葩韋曰、我立者惟薩爾殿陛、其親審我宜也、夫我未嘗以不義待伊屋曡亞人、爾所知、 十一若行不義、罪或當死、我不辭、若訟弗實、則無人能以我付彼、我懇於薩爾前聽審、 十二斯特與司員會議、謂葩韋曰、爾旣願聽薩爾審、則送爾往見、 十三越數日、王與韋列尼喀、同至薩利、賀斯特十四因盤桓多日、斯特乘便、以葩韋事稟曰、此有一人、乃肥利克斯繫畱獄者、 十五我在耶魯薩利時、司祭首及伊屋曡亞族諸尊者訟之、請擬死罪、 十六我曾曰、未得訟者質對、預致之死、非例、 十七伊屋曡亞人至此、我未稽延、次日卽升公堂、命提其人至、 十八然告者環列而訟、殊非我擬度、 十九惟爭論其奉事天主規範、及評論已死者、不知何許人、名伊伊穌葩韋獨言其仍生、 二十我因不解宜如何判析此爭端、乃問葩韋曰、爾欲往耶魯薩利聽審否、 二一第因葩韋務懇畱伊、俟御審查勘、我故命畱禁守之、俟遇機解往薩爾二二斯特曰、我亦欲聽此人、遂答曰、明日得聽、 二三次日、韋列尼喀、率諸千夫長、及邑名士、大張威儀、入聽訟所、時胥役奉斯特命、已提葩韋至、 二四斯特曰、王、與在列者、請觀此人、斯乃伊屋曡亞衆、或於耶魯薩利或於此處、僉呼求我不容其生者、 二五而我察其並無死罪、惟因彼自求御審查勘、故定意解之、 二六然欲入奏又未得確情、與其使見衆、莫若見王為愈、故特使訊後得其情、庶有所奏、 二七蓋我以為解囚而不具案宗、於例未合、

第二十六章

葩韋曰、許爾自陳、葩韋舉手訴曰、 王、伊屋曡亞人所訟事、今得許申訴王前、吾幸甚、 更幸者、因王深知伊屋曡亞俗、及教法爭辯端、求容納微言、 我自幼在耶魯薩利與本族同居、所為伊屋曡亞人悉知、 儻肯為我作證、彼稔知我初從發利極嚴教門、 今我立此聽審、第為堅望天主所許列祖言必應、 夫我十二支派、日夜殷勤奉事者、望獲所許卽此、王宜知我為望此、乃被伊屋曡亞人訟、 得毋天主使死者復活、爾曹以為不可信、 昔我亦思那作雷伊伊穌名、應嚴攻之、 卽於耶魯薩利、曾行者是、旣藉司祭首權柄、囚諸聖徒、及其見殺、我亦應聲、 十一且屢刑諸會堂、强使毁謗伊伊穌攻益猛、至外邑亦窘迫之、 十二卽藉司祭首權文、及奉委往達瑪斯克十三王乎、時下午、途中倏見自天有光、燦耀於日、環照我與同行者、 十四我衆皆仆地、聞有聲、以伊屋曡亞言謂我曰、烏勒烏勒何窘逐我、爾以足踏刺矣、 十五我問曰、主為誰、曰、我乃爾窘逐之伊伊穌十六起立我顯見於爾者、為擇爾事我、且以所見及將示事為證、 十七恆免爾受伊屋曡亞及異邦人害、因我今遣爾至異邦、 十八俾伊等共開厥目、轉暗為明、離薩他那制、而歸天主、卽賴信我之誠、可得罪赦、兼與諸聖同獲其業、 十九王是以我未敢違天顯示、 二十乃先於達瑪斯克耶魯薩利、嗣於凡屬伊屋曡亞地、及他邦、勸人改悔歸主、以己行事誠、彰改悔心、 二一伊屋曡亞人、特因此執我於堂、且謀殺、 二二惟賴天主庇佑、至今猶存、並尊卑前常證者無非述先知言、及摩伊些預載之事、必將有、 二三當受害、死中始復活者、並光施此民、及異邦人、 二四正如是申訴、斯特揚聲曰、葩韋狂耶、爾由博學致狂矣、 二五答曰、否、斯特閣下、我實非狂、我所言眞實合理、 二六聞我侃侃言之王、知此情、蓋我堅信王前毫無隱、况此非行於屋漏、 二七王、爾信先知否、我知爾信、 二八王謂葩韋曰、爾幾乎勸我奉教、 二九葩韋曰、願主賞恩、不獨王一人、卽今聽我言者、皆許與我同、惟毋若我械繫、 三十言竟、王與總理、及韋列尼喀、並列坐者、皆起、 三一退至側、竊議曰、此人無處死宜囚罪、 三二王復謂總理曰、此人若無御審查勘求、則可釋、是以總理定擬、送伊往薩爾

第二十七章

卽定意、使我儕航海、往伊他利亞、則以葩韋及數囚、付斯特營百夫長、名由利欲沿阿西亞行、遂登舟往、適有瑪耶多尼亞斐薩羅尼喀人、名阿利他爾偕我儕、 次日至西東由利葩韋甚善、許就諸友得其相顧、 舟行風逆、則從島下過、 旣渡利伊、及旁肥利亞海、至利伊密利於此百夫長遇阿列舟、將往伊他利亞、令我儕移登其舟、 舟行甚遲、歷數日、僅至因風逆、下至島、沿摩尼行、 僅得過、適一處、名佳澳、去拉些亞甚近、 歷時旣久、將泛海多艱、因已逾嚴齋期、葩韋屬衆、 曰、我思若再舟行、必多傷損、不惟舟與貨、卽我儕性命亦不保、 十一而百夫長信舟師及舵工言、逾信葩韋十二因此澳守冬不便、多謀離彼、或可至肥尼守冬、肥尼島、可泊舟處、以避西南西北風、 十三維時南風起、衆以為得志、遂起行、沿島、 十四未幾颶風忽起、其風本名利東十五舟不勝風、為之掣去、任其所之、 十六漂近一島、名烏德、僅能保存小艇、 十七旣取之、水手多方護舟、纜之、且慮擱淺、乃下檣任行、 十八次日、因風狂浪巨、拋貨物、 十九又次日、共拋舟器、 二十時數日不見日星、大風愈猛、得救望已絕、 二一因衆久不食、葩韋立衆中曰、官長初應聽我言、不離、則免此危損、 二二今我屬爾安心、傷舟外、爾曹不損一命、 二三因我所屬所奉主、其天神是顯見、 二四謂我曰、葩韋毋懼、爾必得立薩爾前、今天主以舟衆賜爾云、 二五故我勸官長宜安心、我堅信事必如天主所許、 二六我意此舟、必見擲某島、 二七已而至第十四日夜、舟飄阿提喀海、夜將半、舟師度離岸不遠、 二八測水得二十仞、少進又測得十五仞、 二九恐舟觸石、於舟尾投四錨、待旦、 三十舟師欲逃、下小艇、佯為舟首投錨、 三一葩韋謂百夫長及士卒曰、舟師不在舟、爾曹不得救、 三二衆卒斷小艇索、聽其自浮、 三三黎明葩韋向衆曰、爾等不食、已徒俟十四日、 三四今勸爾食、得保爾生、蓋爾首一髮不失、 三五言竟、取餅、衆前讚揚天主、擘而自食、 三六時衆心亦安、乃食、 三七我儕在舟者、共二百七十六人、 三八飽後、同棄麥於海以輕舟、 三九迨平明、不識其地、惟見一澳、有岸可登、乃擬乘機進舟於彼、 四十故起錨鬆舵纜、揚小帆順風迎岸進、 四一遇有二水夾流處、擱舟其上、舟首膠定不動、舟尾因巨浪激破、 四二衆卒欲謀殺囚、畏有泅而逃者、 四三百夫長欲護葩韋急阻其謀、命能泅者先渡水登岸、 四四其餘、或乘板、或藉舟料渡、於是衆悉得救登岸、

第二十八章

衆得救後、從葩韋者、始知島名羋利彼人待我、施恩不少、因雨寒為我儕熾火、 葩韋執薪投火、火熱蝮出繞其手、 彼人見蝮懸其手、相語曰、是囚蓋殺人者、雖得救於海、天理仍不容其生、 葩韋乃抖蝮於火、己毫無傷、 彼人竊意少時必或腫、或扑地死、久之、見無恙、反疑其為神主、 島長名、有田盧、去此甚近、延我儕止宿三日、且恩禮待、 時遇父病熱兼瀉卧牀、葩韋入室、代禱、撫手醫之、 愈後、島中負病者、多來就醫、亦得愈、 因皆優敬我儕、瀕行、彼復餽所需、 十一居此三月、後遇阿列舟、號底沃庫利、曾此島守冬、乃登而往、 十二行至西拉庫資泊三日、 十三沿岸至越翌日、因南風起、次日乃至普鐵沃利十四於此遇弟兄、請我同居七日、遂步往十五弟兄聞我將至、乃出至阿批市及三店迎接、葩韋見之、感謝天主而心安舒、 十六旣至、百夫長以衆囚付將軍、惟聽葩韋偕一守卒、私居於外、 十七越三日、葩韋會請本族居城尊顯者、旣集、謂之曰、弟兄乎、我未稍獲罪本族、及本地法律、然自耶魯薩利、解於人為囚、 十八人審訊、見我無死罪欲釋、 十九伊屋曡亞人以為不可、我不得已、求薩爾御審、並非有意訟我民、 二十是故請爾相見會論、因我繫縲絏、特為民切望者、 二一僉曰、我儕未受伊屋曡亞處訟爾書、弟兄至此者、未傳何信、亦未言爾何惡、 二二但願聞爾意見若何、我知恩此教故、隨在皆有爭論、 二三乃於定期多人至其寓、葩韋自朝至暮、歷歷證明天國道、引摩伊些法律、及先知預言、勸衆篤信伊伊穌二四其言有信有不信者、 二五兩不相和致多去、時葩韋發一言曰、昔聖神以先知伊薩伊亞告我列祖言誠是、 二六其言曰、爾往告此民曰、爾將聽之弗聞、視之弗見、 二七蓋此民心頑、耳難聰、目自閉、恐其目視耳聽心悟遷改而我醫之云、 二八所以爾宜知天主以救贖恩、贈及異邦人、彼必將聆之、 二九葩韋甫言此、伊屋曡亞人咸出、多相辯論、 三十葩韋自賃居二年、凡來見者納之、 三一傳天國道、侃侃言主伊伊穌事蹟、而無禁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