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us Taiwan

2 Corinthians/7

From 耶穌台灣

第六章 新經全集聖葆樂致格林多人書二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七章 超性之憂戚與世俗之憂戚

1 親愛之兄弟乎,吾人既承此恩諾,亟應蕩穢滌汚,務求心跡雙清[1],戰戰兢兢,敬事天主,以臻聖德純全之域也。
2 望爾等對吾儕能推心置腹,毋稍存懷疑之意。吾儕實未負一人,未誤一人,亦未欺一人也。
3 吾之言此,並無責備之意。吾前已言之,在吾儕心中,實以爾等為生死之交也。
4 吾於爾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蓋吾於爾等實堪自矜,因而吾儕神慰充沛,雖在患難,心中自有至樂。
5 蓋吾儕抵馬其頓時,險象環生,不遑寧息[2],外有鬥爭,內有憂怖;
6 惟矜寡恤謙[3]天主提多之來,以寬慰吾儕之心;
7 而吾儕之尤所欣慰者,乃提多以其所得於爾處之安慰,轉以相慰也。彼且縷述爾等之如何懸懸於我,休戚相關,肝膽相照,此吾之所以愈感興奮者也。
8 蓋前書雖曾使爾等憂戚,吾固無所悔也。雖然,吾亦忍痛而為之耳,豈欲見爾等有一日之憂戚乎?
9 吾今則樂甚;非樂爾等之憂戚,乃樂爾等因憂戚而致悔改耳。爾等之憂戚,既允合[4]天主聖意,則固未因吾人而受損也。
10 蓋正當之憂戚,令人悔改,而蒙救恩;亦何悔之有?惟世俗之憂戚,乃致死耳。
11 曷一思之,爾等既循聖道而憂戚,其効果為何如耶?爾等因憂戚而儆惕,而反省,而發憤,而小心翼翼,而發揚蹈厲,而至誠无妄,而疾惡如讎矣。爾之處此事,實無在而不自證其為貞固也。
12 夫吾之所以寓書於爾等者,固非為彼作惡者之故,亦非為被害者之故,惟欲在天主明鑒之下,測驗爾等對於吾儕之誠意云耳。【註一】
13 此亦吾儕之所引以為慰者也。不寧惟是,提多因爾等之故,精神為之一新,豈第慰而已哉!吾見提多之興高采烈如此,何能不樂其所樂,而雀躍三百耶?
14 蓋曩者,吾曾誇爾等之美於提多之前矣;爾等實未使我抱愧也。
然則吾儕所誇耀於提多之前者,皆真實不虛,正如吾儕向爾等所直言不諱者,亦皆真實不虛也。
15 提多囘憶爾等之從善如流,且如何謙誠小心以接納之,於是眷戀嚮往之情,愈益沛然而生矣。【註二】
16 爾等實無在而不副[5]我所望;此我之所以歡欣鼓舞者也。


附註

【註一】 見此書第二章第五節至第七節及致格林多書一第五章。
【註二】 致斐立伯人書第二章第十二節。


注釋

  1. 心跡雙清:內心和行為都清白。
  2. 不遑寧息:無暇休息。
  3. ㄐㄧㄣ:憐惜、憐憫。恤ㄒㄩˋ:憐憫。
  4. 允合:得當切合。
  5. ㄈㄨˋ:符合、相稱。